黄永玉,中国艺术史上一位里程碑式的人物,一个罕见的本质意义上的真正艺术人。胡适先生曾在一次演讲中说道:“最可笑之事,莫过于长坂坡没有赵子
来源:读者电子版 作者:读者 评论 快捷投稿

黄永玉,中国艺术史上一位里程碑式的人物,一个罕见的本质意义上的真正艺术人。胡适先生曾在一次演讲中说道:“最可笑之事,莫过于长坂坡没有赵子龙,空城计失却诸葛亮。”我觉得近百年中国艺术文化史上如果缺了黄永玉也同样是件可笑的事。他如千手观音,持无数器,作无数法,尽无数意,狂花纷纷,至情动人。上世纪五十年代,他创作的版画《阿诗玛》,和齐白石、林风眠、潘天寿、李可染、叶浅予等大师的作品一起,震动、唤醒并影响了中国一代美术人。他在中国画、油画、版画、水彩画、漫画、壁画、书籍装帧插图、装饰画、陶瓷、雕塑、剪纸、蜡染、诗歌、散文、小说、剧本、杂文、游记、寓言、格言、童话、小品等各个文化艺术领域中驰骋,了无障碍,如鱼得水,硕果累累读者2010年在线阅读。他具有极高的艺术天赋,年轻时就以线条粗犷、刀法奔放的版画赢得赞誉,后来又以自成一家的国画闻名于世。他的漫画极富哲理,总以寥寥数笔勾勒出人生万象,加之辛辣幽默之文笔,处处闪烁着人生的睿智。而他在油画方面的成绩也丝毫不比版画、国画和漫画逊色。前些日子见到黄老新创作的一批油画,美妙绝伦,只能用“震撼”两字形容。他在澳大利亚、德国、意大利等许多国家及地区多次举办个人画展,在海内外享誉甚高。

  17岁,“游侠”奇遇弘一法师

 初识黄老是十多年前了,是在通州“万荷堂”黄老家中。同去的一位画家在聊天中向黄老倾诉心中的苦楚:年轻貌美的妻子和别人好了,他戴了“绿帽子”,眼含热泪,一脸的无辜无奈和委屈。黄老叼着烟斗听着读者2010,从丝丝青烟中飘出两个字:“揍他!”太有性格、太有意思的一位老人家!
  不知为什么,从此后在我脑海中黄老口衔烟斗的形象和阿瑟·柯南道尔笔下诞生的头戴猎帽、肩披风衣、手握烟斗的大侦探福尔摩斯的形象常常重叠在一起。自己笑话自己,一位是小说家笔下塑造的人物,一位是活生生的艺术大师,风马牛不相及,怎么会联系在一起呢?渐渐明白并悟出了一些道理:人都有探索黑暗与未知的好奇,也都有见义勇为、伸张正义的向往,人都希望具备超人智慧,能先知先觉地解决难题,在小说与现实中能跨越时空、历久弥新,人人心中都有各自不同的属于自己的福尔摩斯的影子。

订阅更新:你可以用邮箱订阅我们每天更新的精彩内容。
Tips:发送频率为每天1次,可随时退订。

上篇文章:大脑里的八个骗子

下篇文章:蚂蚁战争

推荐更多Tags与相关的文章,您还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