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牛走丢了,你说怪不怪,就在刚才,一眨眼工夫,一头牛说没就没了。那时,是午后,太阳活像一顶白生生的草帽,亮晃晃地悬在我后脑壳上,我背靠阳光盘腿坐着,看草从我

我的牛走丢了,你说怪不怪,就在刚才,一眨眼工夫,一头牛说没就没了。那时,是午后,太阳活像一顶白生生的草帽,亮晃晃地悬在我后脑壳上,我背靠阳光盘腿坐着,看草从我两腿之间的沙地上不停地冒出来、冒出来,可是一抬头,牛呢?我的牛不见了。
你的牛不见了,就在刚才,刚才是什么时候?你抬头看见冰片一样的月亮快化了,霜越积越重,这是大清早。我当然没看见你的牛,你一直蹲在火堆边,双手按住火焰,你以为火焰也像你的牛,会自己走掉?我看见你的时候,霜把你压得抬不起头。你的正面我看不见,你的背面全是霜,霜把你埋得差不多了。
我抬头一看青年文摘在线阅读网,咦?我后脑壳上太阳没了,我身边的草也没了,周围灰不溜秋的,河还在不远处躺着,苍白苍白的。可是我的牛呢?草把我的牛领到哪里去了?我沿河往上游找,没有,又转身往下游找,还是没有。牛会不会到我和尚爹那里去了?我赶紧朝送龟寺跑。寺门已经关了,寺外黢黢麻黑,树下是空的。我踮起脚尖拍门环,拍了半夜,没见动静。门环一声一声地响,响声冰凉,毫无阻隔地透过了我的身体。如果不是门环上的一只手隐隐作痛,我知道我在哪里?
你心想你那当和尚的爹就要走出佛堂来为你开门了,他一定在诵经,没有听见你的手在门环上焦急地响。双扇门的门缝是一条直立的晕黄光线,沿着虚软的缝隙,你能看见佛堂里的烛光,供桌上的香火一点一点又一点,是红的。等一下,等一下,你在河滩找牛的时候,先是向上游走,然后转身向下游走,这么说你心里所谓的下游,就是你盘腿坐过的地方。你打算离开那里,离开寺院门廊回河滩去,门里面却传来轻快的脚步声。开门的并不是你和尚爹,而是一个小和尚,个子和你差不多,背光站着,你看不清他的脸。你说我找我爹,小和尚说,阿弥陀佛,这里没有你爹,师傅出门云游去了。
牛走丢的那一年我6岁,现在我12岁了,历尽沧青年文摘有声杂志桑,年华虚度。出家前,我爹交给我的缰绳上原来拴着一头小牛犊,现在草把牛犊变大了。这头大牛刚才还在草地上低头吃草,可是现在,我把它弄丢了。
12岁?你历尽沧桑,年华虚度?12岁那年你准是在河滩上不小心睡着了。你盘腿坐在草地上,抬头看牛在低头吃草,低头看草一拨一拨从沙子里钻出来,满河滩跑。你的牛在不远处低头吃草,间或抬头看你盘腿坐着,做梦。
订阅更新:你可以用邮箱订阅我们每天更新的精彩内容。
Tips:发送频率为每天1次,可随时退订。

上篇文章:鱼是母亲第三个孩子

下篇文章:

推荐更多Tags与相关的文章,您还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