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年的时间,这个曾经“年龄最小的大学生”完成了向“最小硕士研究生”的跨越,然而有关现代版“伤仲永”的种种猜测并未因此平息。人们好奇,他是怎样安然度过了三年的本科

3年的时间,这个曾经“年龄最小的大学生”完成了向“最小硕士研究生”的跨越,然而有关现代版“伤仲永”的种种猜测并未因此平息。人们好奇,他是怎样安然度过了三年的本科生活,同时也仍旧为这个小神童的未来之路牵肠挂肚——
当这个1.72米的小孩儿随着父母步履匆匆地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守候多时的十几家媒体记者涌了过来,镜头纷纷对准那张稚气未脱的脸。
“我就知道会有记者来。”他放下包,很自然地摆摆手,“拍吧,拍完我好去办手续。”
9月2日,北京工业大学2008级硕士研究生,13岁的张炘炀报到,他的到来,就像“一部经典老片又推出了新剧集”。2005年,他以10岁的年龄,成为“年龄最小的大学生”。在许多人预言又一个现代版“伤仲永”即将上演的时候,他又用了3年时间,完成了向“最小硕士研究生”的跨越。
办手续时,张炘炀遇见了他未来的导师,两个月前,双方已经见过面。母亲示意儿子“快叫老师”,结果他扭头走了,只留下一句话,“都认识了还说什么,以后有的是机会。”
类似的情形,在2005年张炘炀考入天津工程师范学院时就曾上演过。第一次见面,学校的老师让他写几个字看看。这免费青年文摘下载个还差一个月才满10岁的大一新生写了10个字:“居高临下的感觉真好啊。”

从“超慢式”教育中突围

有“神童”之称的张炘炀两岁识字,5岁上小学,7岁上初中,9岁直接插班上高三,10岁高考超本科线47分就读天津工程师范学院。大学三年,修完需要四年完成的全部学分。张炘炀用八年的时间,读完了别人十六年的书。在这种传奇经历中,父亲张会祥始终扮演了主导者的角色。
别人眼中的神童,在父亲看来只是一个记性好、不听话的小屁孩。张会祥认为儿子只是智力开发得比较早,两岁半时,张炘炀在三个月内认识了千余个汉字。
张会祥1978年参加高考,从河北科技大学毕业后,一直在街道做普通干部。他打心眼里不想让孩子走自己这条路。
在他看来,现在的中小学节奏太慢,既浪费了教育资源,也不利于培养学生兴趣。聪明的和接受能力差的,都按同一个进度学习,就像让兔子和乌龟在同一个训练营里集训,到最后,兔子也变成了乌龟。应该为孩子选择更适合的教育模式。

“张炘炀不像大家想象的那么神,其实他付出了很多常人没有付出的努力。”他小学先是转学,然后跳级,由校长亲自考他。张会祥在辅导儿子时,采取“能背多少就背多少”兼看革命历史影片、战斗片的辅助手段。张炘炀高考的主要得分,是英语“死记硬背”和数理
订阅更新:你可以用邮箱订阅我们每天更新的精彩内容。
Tips:发送频率为每天1次,可随时退订。

上篇文章:山寨机也有春天

下篇文章:不打架不男人

推荐更多Tags与相关的文章,您还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