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我姨妈的一位老同事,退休多年,与姨妈交往甚笃。初次见她我很惊讶,一个六十出头的女人,居然还可以这样好看,饱满的脸形、白皙的皮肤,身着素雅的藕色套裙,微笑时
她,是我姨妈的一位老同事,退休多年,与姨妈交往甚笃。初次见她我很惊讶,一个六十出头的女人,居然还可以这样好看,饱满的脸形、白皙的皮肤,身着素雅的藕色套裙,微笑时神情和蔼。怎么看,她都是一个幸福的女人。

  那时我还居住在老房子里,在我家对面有一家小杂货店,店名为“手足情”。经营这家店的是一对三十来岁的聋哑夫妇,小两口十分勤勉,将小店打理得有板有眼,尽管他们不能说话,却有一个口齿伶俐的小女,叫起人来脆生生惹人喜爱。

  后来我家乔迁新居,一次,在新居附近闲逛,无意间又发现了一家叫“手足情”的小店,经营者也是一对年轻夫妇,男的有着和他年读者合订本 特价龄不相称的矮个头,显然是一个侏儒症患者,女的模样蛮清秀,但走起路来却跛得厉害。我诧异,难道这是一家由残疾人开设的连锁店?怀着好奇,我进店购物,意在与店主聊上几句。那男的开朗且十分的健谈,他告诉我:先前的那家店是他哥哥的,他们兄弟的店铺都是在母亲读者杂志在线阅读张罗下开的,店名也是母亲起的,其意是要兄弟俩互相扶持,在社会上自食其力……

  正聊着,进来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咦,那不是她吗?未等我开口,男店主的一声“妈妈”,让我刹那间怔了一下,难道看上去是那么幸福的她,却有这样两个不幸的儿子?未及我回过神,她已过来拉着我的手说:真是巧呀,在这里遇到你。她喜滋滋地拍拍男店主的肩胛说:这是我小儿子开的店,我大儿子还另有一家店铺呐,我现在每天去大儿子那里照看孙女,小儿子这里管管店铺,整天忙忙碌碌的,连你姨妈叫我去打拳的工夫都没得呀。她的神态言语,依然洋溢着幸福之感,我竟然也和她一道喜悦起来了。

  送我出店门,我说:阿姨你可真不容易,还这样乐观。她一读者乡土人文版声轻叹道:我爱人身体不好,两个孩子打小生病落成这样,我再灰头土脸的,孩子们岂不是更自卑了。我必须振作,带着他们自立。还好,社会上对残疾人创业有很多优惠政策,大家也帮助我们。虽说人生不如意事有八九,但总还有一二是如意的,那就多想想如意的一二,还是可以乐观的嘛。她微笑着说。

  有一次,姨妈告诉我,她生病住院了,我问:要紧吗?姨妈说:什么要紧不要紧,我这位老妹子呀,每次都要紧,每次都出得来,都说猫有9条命,做母亲的也有9条命,孩子没安置好,她就会拼命活下去,这就是母亲的本能。说着说着,姨妈的眼睛湿润了:其实,她早就为孩子操碎了心,多漂亮的人啊,四十岁不到时,头发和牙齿便开始脱落了,但她戴着头套装好假牙,还是那么开朗,那时候,她是我们的车间主任,忙完了厂里再忙家里,可真难为她了。现在,她的孩子们都成家立业了,不晓得她还能不能过这个坎……
订阅更新:你可以用邮箱订阅我们每天更新的精彩内容。
Tips:发送频率为每天1次,可随时退订。

上篇文章:你有没有长寿迹象

下篇文章:乡下人哪儿去了

推荐更多Tags与相关的文章,您还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