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那天没什么特别的印象,好像在工作或者睡觉,反正不在考场里。他手下的员工都比他年纪大,他们在私底下都必须接受一个事实——给他们发工资的吴总,是一个压根就没有
来源:意林电子版 作者:意林 评论 快捷投稿

高考那天没什么特别的印象,好像在工作或者睡觉,反正不在考场里。他手下的员工都比他年纪大,他们在私底下都必须接受一个事实——给他们发工资的吴总,是一个压根就没有参加过高考的1987年出生的男孩。
22岁的吴昕哲说,他希望自己能看起来尽量老一些,所以他穿衬衫而不是T恤。
他对于“吴总”这个称呼感觉很不好。这种感觉就如同小时候别人叫他神童一样,说不出为什么,就是不喜欢。尽管他现在有足够实力在自己租的高档办公楼里像模像样地工作,管理着他的网络科技公司,每月按时还清车子和房子的按揭。他甚至没想过,自己的每一步似乎都比别人早了那么一点点,而高考对于他来说几乎是可以忽略的记忆。
吴昕哲“出道”很早。小学二年级的时候就接触电脑,那时候还属于“386时代”,他就在电脑上打单机游戏。吴昕哲记得当时打的一款游戏名叫《命令与征服》。小学四年级的时候,他拉起家里的电话线开始上网,那是他最初接触网站制作。然后意林凭着不知道哪来的热情就把这个事情做起来了。
“我从小就是一个叛逆的人,一直就没觉得要好好读书。四年级的时候就喜欢在课堂上与老师唱反调。”说归说,他的成绩其实一直都还不错。
初中的时候。吴昕哲在省里拿了一个网站制作比赛的第三名,这是他与常规学习生活渐行渐远的开始。
初二时,一个偶然的机会,盛大网络找到了他,要与他合作做线上广告支持,每月给他1500元到2000元的工资,他成了当时同学中间最富有的人——“手机、BP机都有,已经不用向父母要钱了。”
父亲的支持下,初二下半年,他在自己的家乡庆元县开了一家公司,叫做“庆元自由在线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公司一直放着,跟他的学业一样。到初三帮企业做网站的时候,每接一个活可以赚两万到四万元。
“初中时就不想读书了,临近中考前一个月都没读书,在网上弄到很晚。”
高中他还是读了。读得非常即兴,成绩波动也非常大。吴昕哲说,他跟部分老师关系特别好:但是又跟另一部分老师关系不好,是他们眼中的问题学生。至于考试。他兴致来了就认真考,不高兴就交白卷,所以成绩时而是年级前50名,时而落到后面垫底。
“当时用赚来的两万块钱给自己意林小小姐买了两样东西,一台一万多的戴尔笔记本,一台数码相机。每天上课就带着这台笔记本坐在教室后面上网。”
订阅更新:你可以用邮箱订阅我们每天更新的精彩内容。
Tips:发送频率为每天1次,可随时退订。

上篇文章:铁凝放弃上北大

下篇文章:女性的成长

推荐更多Tags与相关的文章,您还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