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在西安某大学外语系任教,所教的专业正式一点应称之为“应用语言学”,课程设置里也有文学课。我给一年级、二年级的研究生和成教班的学生上课。学生们

      我曾在西安某大学外语系任教,所教的专业正式一点应称之为“应用语言学”,课程设置里也有文学课。我给一年级、二年级的研究生和成教班的学生上课。学生们的年龄参差不齐,从19岁到40岁的都有。

      很快,我发现学生们都很讨厌上“应用语言学”,讨厌工程师们翻译的科技文章。他们更喜爱历史、人类学、诗歌以及新闻学。

       我第一次和系领导吵架,是为了课本的事。我对学校安排的“英国文学简介”课程很不满意----老师在上文学课时,高声朗读书上再三斟酌的评论,在黑板上写出作品的“主题思想”,而对作品不提任何问题,不组织任何讨论。到了考试时,学生们便像履行义务那样背诵这些材料。

       这样做的讽刺意义是班上的学生,有时甚读者2011至是教师都有一种强烈的求知欲----阅读他们能搞到手的任何材料。

       我建议系里学生们复印简易的《诺顿文学选集》,这样学生们便有了准确的文本对作品进行讨论。系里先是拒绝,接着又同意了。后来,此事又没了动静。系里的工作人员说:“也许学生们喜欢用中国的教材。”

     “胡说八道。”我怒斥道。

工作人员说:“我们的经费太少。”

       我掏出支票本,开出一张500美元的支票,扔在办公桌上说:“用这个去支付吧。”我气极了,又说,“再也不要跟我提此事。”

       这一手是使我获得这次吵架胜利的重要法宝。几天后,课本印好了,支票也退给了我。书一发下来,学生们便欢呼起来。

       午饭过后是午休,这是中国人生活中雷打不动的事,在这两个小时里,中国人的一切活动似乎都停止了。人们马马虎虎地吃过午饭,睡到了下午两点。

订阅更新:你可以用邮箱订阅我们每天更新的精彩内容。
Tips:发送频率为每天1次,可随时退订。

上篇文章:聂鲁达的炮

下篇文章:做生意?再想想吧

推荐更多Tags与相关的文章,您还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