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市面有一本叫做《中国不高兴》的书,引发热烈争论,大家很雀跃地在阅读,也不管里边有什么内容。单就书名说事儿,中国人别的特色我不好妄加评论,不高兴是真的,真的真
来源:读者电子版 作者:读者 评论 快捷投稿

最近市面有一本叫做《中国不高兴》的书,引发热烈争论,大家很雀跃地在阅读,也不管里边有什么内容。单就书名说事儿,中国人别的特色我不好妄加评论,不高兴是真的,真的真的是很不高兴,要找个人聊聊高兴的事,太困难。

台湾一位叫做张复的作家关于抑郁症的一系列文章提到,中国人恐怕是世界上悲伤指数最高的民族,因为百年来的大多数时候处于挫败当中:对外战争失败、经济不景气,且一直比较贫穷。我也举个例子,中国人遇到一点点事情,以抱怨为先,家里头出了点事,比如上周没买便宜大米而这周大米提价了,妻子的第一反应往往是向丈夫抱怨:“我早跟你说,不要这样,你不听,看看,弄成这样了!”

跟很多中国同胞说话,都会不可避免地面对这种种悲观论调:人生就是苦,痛苦的,悲痛的,惨淡的。我在北京时住的小区有个卖菜的阿姨,从别人店面里头分租了五平方米开始创业,做到现在读者 合订本,已经独自开了100多平方米的店。但是她还是不太高兴,每次都说菜的进货价很贵,挣不到什么钱。当然,诉苦是一种商业策略,我们这些居民因此不好意思跟她抱怨菜价越来越贵,而菜色越来越像黄花菜。她的不高兴说明,事业成功不会让她变高兴,说自己不高兴,是一种表达习惯。

留意一下不难发现,无论在哪里, 撞到结伴游玩的同胞,苦着脸的比咧开嘴大笑的多得多,旅游好像是老板派出来出差,是迫不得已的行为,不然常年呆在家里,又觉得有些对自己不够友好,但即便是对自己友好了,也不知道怎么个乐法。所以,我们的表情肌里头,眉间肌老化得特别快,眼角的笑纹倒是要推迟很多年出现。北京人说的“傻乐”,其实是一种美德。

不高兴,还有一些副产品。一般来说,任何同胞,心里要是有个较为出格的计划,征询五个以上的朋友,五个半都是给予打击、反对、提醒他注意危险,结果连那人自己最后都觉得好荒谬。而那五个半,潜意识里头不希望身边的朋友有所行动,且真的做了,只是扎堆继续抱怨现状了事。

尼采说过:“我在潜意识里头希望亲人遭遇不幸。”最后尼采大师去往疯人院,在自己和亲人当中第一个品尝了遭遇不幸的滋味。国人也大致如此,自己不乐观的人,往往也希望周边人等一起浸泡到愁云惨雾当中。

订阅更新:你可以用邮箱订阅我们每天更新的精彩内容。
Tips:发送频率为每天1次,可随时退订。

上篇文章:难演的角色

下篇文章:一名女工的学术梦想

推荐更多Tags与相关的文章,您还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