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到宋德福老人时,我马上想起了堂吉.诃德。不过,堂吉先生是手执长矛与风车作战的,悲壮而滑稽,宋老爷子却是抓起铁锨与风沙对抗的,没有滑稽,只有悲壮。他们都是骑士。
来源:读者电子版 作者:读者 评论 快捷投稿

我见到老人那一天,正是日近正午时分,天空阴云密布,凛冽的寒风扫地而来,他与老伴、儿子,一人一杆沙漠枪,在冬天来临的前夕,抢种梭梭。他盘腿坐在冰凉的沙地上,我也盘腿坐在冰凉的沙地上,大风一波波袭来,沙丘上的草木迎风摇曳,而沙粒则被牢牢地钉在原地。说起孙子的病逝,他黯然神伤,说起治沙来,立即又志气高迈。所有的治沙经验都是从无数次的失败中得来的。起初,他在流沙中栽树时,挖坑四十厘米,眼看一大片树苗栽活了,一场沙尘暴,树苗被连根拔起。他没有气馁,心想,大风可以吹走四十厘米的流沙,我便挖坑八十厘米,吹走一半,还剩一半,只要树根不被拔走,就有存活的希望。

他成功了。

说到这里,他忽地站起身来,傲然昂起头颅,灰白的头发迎风招展,高大的身躯像是扎根于沙漠深处的一棵大树。他说了一句粗话:我就不信,我对付不了这驴日的风!这是一句粗话,在厅堂里这样说话,肯定不雅,可是,这是抗沙前线,面对的是给生命制造灭顶之灾的沙患。电视台记者也在现场采访,有人悄悄建议,播出时,把这句话删去。我不明白,为什么要删去这句话,这是我在抗沙前线听到的最精彩、最男人气、最有英雄气概的一句话。              

真男人,真性情,真英雄,真本色。谁能看得出,灰头土脸的王老还弹得一手好三弦。他坐在条凳上,头颅高高扬起,眼望一眼望不穿的大漠,转轴拨弦三两声,忠臣孝子气纵横。他弹的是凉州贤孝,时而慷慨激昂,时而哀婉悲凉,风送弦声,弦外传音,王老一家栽种的树木,在风与弦的和鸣中翩然而舞。

订阅更新:你可以用邮箱订阅我们每天更新的精彩内容。
Tips:发送频率为每天1次,可随时退订。

上篇文章:风景线

下篇文章:雨巷愁侣

推荐更多Tags与相关的文章,您还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