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给了我一个家 哲野是我的爸爸,但我叫他叔叔,他是在车站的垃圾堆边把我捡回家的。 他给了我一个家,还给了我一个美丽的名字,陶夭。 哲野的父母都是归国的学者,他
来源:故事会在线阅读 作者:故事会 评论 快捷投稿
他给了我一个家

哲野是我的爸爸,但我叫他叔叔,他是在车站的垃圾堆边把我捡回家的。
他给了我一个家,还给了我一个美丽的名字,陶夭。
哲野的父母都是归国的学者,他们没有逃过那场文化浩劫,愤懑中双双弃世,哲野被发配农村,和相恋多年的女友劳燕分飞,从此孤身一人,直到35岁回城时捡到我。
童年在我的记忆里并没有太多不愉快,只除掉一件事。
上学时,班上有几个调皮的男同学骂我“野种”,我哭着回家,告诉哲野。第二天,哲野特意在学校大门口拦住了那几个男生,他大声吼道:“谁说夭夭是野种的?”小男生一见高大魁梧的哲野,都不敢出声。哲野再次挥挥拳头:“下次谁再这么说,让我听见,我揍扁他!”
有个男生忍不住嘀咕:“她又不是你生的。”哲野牵着我的手回头笑:“可是我比亲生女儿还宝贝她。不信哪个站出来给我看看,谁的衣服有她的漂亮?谁的书包比她的好看?她每天早上喝牛奶吃面包,你们吃什么?”小男生们顿时气馁,说不出话来。
自此,再没有人骂我是野种。大了以后,想起这事,我总是失笑。
哲野是个建筑工程师,他温雅整洁,风度翩翩,是个吸引女人眼球的帅哥。记得我八岁的时候,曾经有一次,哲野差点要和一个女人谈婚论嫁了。那女人精明漂亮,不知道为什么我不喜欢她,总觉得她脸上的笑像贴上去的,哲野在,她对我笑得又甜又温柔,哲野不在,她那笑就变戏法似的不见了。有一天我在阳台上看图画书,她问我:“你的亲爹妈呢?一次也没来看过你?”我呆了,望着她不知道说什么好。她啧啧了两声,说:“这孩子,傻,难怪他们不要你。”
就在这时,哲野铁青着脸故事会手机电子书下载走过来,牵起我的手什么也不说就回了房间。后来那女的就再也不上我们家来了。
哲野有个好朋友叫邱非,有一天我听邱非问哲野:“怎么好好的又散了?”哲野说:“这女人心不正,娶了她,天天以后不会有好日子过的。”邱非叹了口气,说:“你还是忘不了叶兰!”八岁的我牢牢记住了这个名字。长大了我才知道,叶兰就是哲野当年的女朋友。

青春,因他而不同

我们一直相依为命,哲野把一切都处理得很好,包括让我顺利健康地度过青春期。
我考上大学后,因学校离家很远,就住校,周末才回家。
回到家,哲野有时会问我:“有男朋友了吗?”我总是笑笑不作声。学校里倒是有几个男生总喜欢围着我转,但我一个也看不上:甲高大英俊,无奈成绩三流;乙功课不错,但外表实在普通;丙功课相貌都好,气质却似个莽夫……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订阅更新:你可以用邮箱订阅我们每天更新的精彩内容。
Tips:发送频率为每天1次,可随时退订。

上篇文章:城里的几个有钱人

下篇文章:尴尬拍摄

推荐更多Tags与相关的文章,您还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