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印度,孩子同样承担着父母的期望,那些不能实现父母梦想的年轻人也在痛苦地活着。这是一场悲剧。解剖课上的眩晕医院里的福尔马林气味强烈地刺激着她的鼻孔,她面临着一场

在印度,孩子同样承担着父母的期望,那些不能实现父母梦想的年轻人也在痛苦地活着。这是一场悲剧。

解剖课上的眩晕

医院里的福尔马林气味强烈地刺激着她的鼻孔,她面临着一场严峻的考验。

“萨普拉,留神观察。这可是你第一次上尸体解剖课。”阿米特微笑地说道。

萨普拉觉得喉管有一股酸液在往外涌。死亡,她讨厌死亡。在那些密闭的病房里,在父亲近3个月的生死挣扎中,她已经见证过死亡。死亡是可怕的,可如今她每天都得面对。这是她的职业。

本来她的哥哥拉吉夫长大后要成为一位医生的意林杂志电子版。这是她父亲多年来的夙愿:儿子当医生,女儿做教师。然而,父亲的心愿却与拉吉夫的能力和他的梦想背道而驰。

“今后你会慢慢习惯做解剖的。”同事沙拉特在一边小声鼓励道,“我哥哥说,他上班不到几天就完全适应了。如今,就是把饭盒放到尸体上他也不会感到恶心。”听了这话,萨普拉身子哆嗦了一下。她想辩解,但看到他脸上的神情,便意识到沙拉特有意在夸大其词。

要是意林全套拉吉夫真能实现父母的夙愿,萨普拉就可以选择自己的前程了。

这时,盖在尸体上的白布突然被揭开了。

“多么年轻帅气的小伙子!”有人叹息道。萨普拉随即朝尸体脸上望去,顿时觉得天旋地转,眼前一片发黑。当时要不是阿米特及时扶住,萨普拉早就瘫倒在地了。

“萨普拉,别紧张。”阿米特用手轻轻地扶着她,安慰道。这时,肚里的一股酸液又一次涌进她的嘴里。她急忙跑出解剖室,冲向洗手间,大口大口地呕吐起来。

拉希卡跟着她跑了出来,脸上显出极为关切的神情。“要不是非常了解你,我还以为你怀孕了呢!”拉希卡半开玩笑地说。

“我过一会儿就好了。”萨普拉低声答道。此时此刻,她的脸上毫无血色。

“怎么啦?”回到解剖室,人们好奇地问。

“没什么。”她低声应道。看到人们满脸的疑惑,萨普拉又说道:“他让我想起了我的哥哥拉吉夫。”萨普拉明白,今天自己无法再走上这张解剖台了。此情此景,她无法使自己保持镇静。

此时周围一片沉默。同事们都听说过她哥哥的事,也知道她父亲已经死了。

订阅更新:你可以用邮箱订阅我们每天更新的精彩内容。
Tips:发送频率为每天1次,可随时退订。

上篇文章:返回列表

下篇文章:此刻——超越新闻

推荐更多Tags与相关的文章,您还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