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湾漏油事件发生后,美国人把火气撤在英国石油公司(BP)的首席执行官Tony Hayward身上。 现在他终于要辞职了——追于强大的政治和舆论压力,BP董事会正在考虑让这位5
来源:意林电子版 作者:意林 评论 快捷投稿
墨西哥湾漏油事件发生后,美国人把火气撤在英国石油公司(BP)的首席执行官Tony Hayward身上。
现在他终于要辞职了——追于强大的政治和舆论压力,BP董事会正在考虑让这位53岁的CEO离开。而无论如何,这家公司都必须为此事负责到底,两个月来其市值已缩水1000亿美元,堵漏成本高达200亿美元。
美国人解恨了,而我们该找谁解恨?
7月16日晚18时,大连新港附近中国石油公司的两条输油管道先后发生爆炸起火,有超过1500吨的原油流人大连新港和大窑湾港区内。
一夜之间,这座美丽而整洁的海滨城市变了副模样。空气里充斥着燃油味,近百平方公里的海面受到污染,附近的海滩浴场变得黑糊糊的,并且油污已经深入到海滩30厘米以下,专家称污染的危害可能持续10年。
爆炸起火之后,接下来我们看到的是一次“人民的战斗”,我们看到控制住了火情,控制住了空气质量,控制住了污染蔓延……这些当然都是好消息。但我们同时也看到了在黏稠的浮油中溺死的消防员,虽然逝者迅速被追认为“革命烈士”,但还是让我们看到了现场的残酷。尽管大家看上去尽了全力,但是我们还是看到了事后处理措施的落后:由于缺乏清理油污的专用设备,只好用双手或者塑料桶来捞油,有人甚至还用上了筷子。唯一听上去新鲜的是一家刚刚成立的北京生物科技公司提供了一种可以吃油污的细菌用于作业,但效果还不甚清楚。
与墨西哥湾漏油后,美国政府先把砖头拍向BP不一样,中国政府在这次救灾中主动承担了更多的责任,尽管看起来该负责的更像是中国石油公司。而大量公共资源的调用,实际上是纳税人在为这个商业安全事故埋单。
事故责任认定迟缓,对可能产生的影响——比如旅游业、养殖业等的影响轻描淡写,用初级原始的威胁生命和健康的方式来对抗灾难——即使没有消防队员的死,我们看到清理者浑身油污地站在原油污染的海水中,也会感到这其中对生命和身体的怠慢与草率……这起事故除了暴露生产作业过程当中出现的问题之外,还有更多值得我们去思考的东西。

这场突如其来的事故还暴露出中国环境不健全的赔偿机制,因为目前中国还是以经济损失为标准来衡量海洋污染赔偿,但这又有明显的不合理性,因为漏油对周边生态环境和渔民生意的影响是长期的。政府对类似安全事故的处理缺乏有效而严厉的惩罚措施。几乎与此同时曝出的紫金矿业污染事件就钻了这个空子。
订阅更新:你可以用邮箱订阅我们每天更新的精彩内容。
Tips:发送频率为每天1次,可随时退订。

上篇文章:返回列表

下篇文章:再亲密的人也会有秘密

推荐更多Tags与相关的文章,您还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