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5年5月的一天,在穆家宽敞的客厅里,18岁的穆丽娟第一次认识戴望舒。彼时,他正和自己的哥哥穆时英在一起热烈地讨论着新文学。早就听哥哥说起过 他和他的诗。也早就把他

1935年5月的一天,在穆家宽敞的客厅里,18岁的穆丽娟第一次认识戴望舒。彼时,他正和自己的哥哥穆时英在一起热烈地讨论着新文学。早就听哥哥说起过 他和他的诗。也早就把他那首《雨巷》背得烂熟于心。可当面对眼前那个高大挺拔的身影时,她还是羞涩地低下了头。正是那不胜娇羞的惊鸿一瞥,秀美典雅的穆丽 娟一下子打动了才子戴望舒。看着她款款消失在客厅的尽头,戴望舒的目光迟迟难以收回,她,不就是他梦里寻找千百度的丁香女子么?

那一幕也被好友穆时英看在眼里。其实,他早就有意介绍戴望舒与妹妹相识的。一为赏识他的才学,二来也因为那段时间,戴望舒正为另一个叫施绛年的变心女子痛 心不已。施绛年是戴望舒的初恋女友,两人已相恋八年。八年后,她却抛却旧情移情别恋。为此,戴望舒始终开心不起来。穆丽娟的出现却让他的内心又掀起了狂涛 巨浪,他渴望与那个丁香一样结着愁怨的姑娘并结连理。此后,穆家客厅里便常常出现戴望舒的身影,而在戴望舒的住处,人们也常见娇小的穆丽娟在伏案抄写稿 件。一来二去,他们的爱情瓜熟蒂落。

1936年初夏,在上海四川路新亚饭店,戴望舒和穆丽娟的婚礼隆重举行。身着洁白婚纱读者合订本的穆丽娟依偎在西装革履的戴望舒身边,接受着众亲好友的声声祝福。那 一刻,相信再甜蜜的语言都无法描绘出二人心中的幸福。虽然二人年龄相差整整十二岁,学历阅历上也有着天大的区别,但那些根本阻止不了幸福的脚步。婚后的岁 月,是甜蜜的。每逢周末,戴望舒都会带着穆丽娟到新亚茶社去,与他的那些文朋好友谈天说地。那些时候,穆丽娟很少说话,但她的双眸会一直追随着那个侃侃而 谈的男子。那一段时间,戴望舒渐入创作佳境,创作出一大批脍炙人口的作品。由他主持编撰的《新诗》诗刊也读者正式创刊。

这样的幸福岁月却被烽烟战火最终弥漫。那是个民族存亡的多事之秋。随着日军全面侵华战争的深入,一度繁华的大上海沦为一座孤岛,越来越多的文化人士为了保 全战斗力量,选择了举家南迁香港。戴望舒也是他们中的一位。1940年,他携家人到香港避难。在那里,他千方百计安下了另一个家。原本打算把家人安顿好后 就回内地以文字为武器继续宣传抗战的,不料就在他决定离开之时,一份诚挚的邀请函却把他留下来。是《星岛日报》的副刊主编的职位。在那里戴望舒可以尽情发 挥他的才干,还可以借机扩大他的抗日宣传。放弃了回内地的打算,穆丽娟也陪着他留下来。在薄扶林道边那幢漂亮的二层小楼里,她和他度过了最后一段还算幸福 的时光。闲来无事,二人在院子里开辟了一块小小的菜园,点瓜种豆。周末请朋友们到家里喝茶聊天共进晚餐。外人的眼里,他们是仍旧是琴瑟合鸣幸福的一对。可 谁料平静的湖面下,早已是暗流潜涌。

订阅更新:你可以用邮箱订阅我们每天更新的精彩内容。
Tips:发送频率为每天1次,可随时退订。

上篇文章:两个老骑士

下篇文章:用守候唤醒沉睡的爱

推荐更多Tags与相关的文章,您还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