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而不贱   14岁时,周立波进入上海滑稽剧团。1996年,他下海经商,从投融资生意入手,淘得第一桶金,开始做证券操盘。那时,他手里的流动资金在六七个亿左右。  而

  贫而不贱

  14岁时,周立波进入上海滑稽剧团。1996年,他下海经商,从投融资生意入手,淘得第一桶金,开始做证券操盘。那时,他手里的流动资金在六七个亿左右。

  而立之年晋升富翁,周立波日子过得很嚣张,一年半买了九部车。他还非常仗义地帮朋友做贷款担保。没想到,一笔高额贷款担保下来,贷款人卷款逃逸,他被牵连进去,掏光存款还差495万,只能卖房卖车,特别关注杂志下载重新一无所有。

  为了东山再起,周立波前往日本打工。在大阪,他学到了人生中最宝贵的消费理念——CPW。CPW,是cost per wear的简写,即“每次着装成本”。

  周立波跟其他打工的中国人合住。虽已落魄,但当年富裕时,他给自己买过不少体面的行头。他穿到日本的,是三年前花3200元人民币买的一双意大利黑色浅口小羊皮鞋。

  一次跟室友闲聊,不知怎么聊到这双鞋上,室友惊呼:“太值了!”他拿出计算器帮周立波计算:“这双鞋你在上海起码穿了50次,来日本后又穿了整整十个月,加起来就是350次。截止到现在,每天穿它的成本就是3200/350= 9.15元。这双鞋起码还能再穿一年,到它报废之日,它的CPW就是3200/715=4.48,虽然买的时候花了3200块钱,但穿一天的成本不到5块钱。”

  接着,室友指着周立波刚来日本花100元人民币买的帆布鞋继续算。帆布鞋做工很差,穿上去脚就打泡,周立波只穿了三次就再没穿过了。这样一算,这双帆布鞋的CPW竟然高达33元钱,虽然价钱只有小羊皮鞋的3%,但单次使用成本是后者的6倍多。

  周立波开始以CPW作为衡量消费的准绳。他买了一套西装、一件夹克、一条裤子和一双板鞋,随后的一年里,再也没买过衣服,因为这些衣服鞋子混搭起来,可以满足他的一切要求。

  这样的生活,贫而不贱。
  

订阅更新:你可以用邮箱订阅我们每天更新的精彩内容。
Tips:发送频率为每天1次,可随时退订。

上篇文章:醉酒也很爽

下篇文章:百年老店加牛肉

推荐更多Tags与相关的文章,您还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