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值得回忆的美好童年,一个必将面对的竞争成年,究竟孰轻孰重? 我儿子亚历山大刚刚在上海读完了小学三年级。 来上海生活之前,我们住在洛杉矶。6年前亚历山大还
一个值得回忆的美好童年,一个必将面对的竞争成年,究竟孰轻孰重?

我儿子亚历山大刚刚在上海读完了小学三年级。
来上海生活之前,我们住在洛杉矶。6年前亚历山大还只有3岁,我们为他选了一个学费和教育都还不错的学校。但当他5岁时,我们开始担心了。他的老师总是夸奖他:“亚历山大这么聪明,明年我们可以送他上哈佛了。”亚历山大确实聪明,但他不是神童。我们有一次还撞上他跟同学吹牛,说班上其他人还在看第2级课本的时候,他已经在看第17级了。除此之外,他下一年将要升入的那所小学也实在缺乏竞争性。于是先生和我面面相觑:下一步怎么办?
在认真考虑和研究之后我们决定:回到中国去。
在我们搬去洛杉矶之前,我先生在中国生活了14年,所以我们对中国相当熟悉。我们都觉得中文——免费青年文摘特别是写汉字,对外国人来说极其困难,只有从小学开始学习才能掌握得最好。于是我们立刻收拾行囊搬回上海。回来之后亚历山大正好赶上进小学读一年级。
我们听说中国的小学对孩子会是个挑战。后来的事实证明,确实是挑战。从一年级的第一周结束时开始,亚历山大每天都会带回家至少两小时的家庭作业。相比之下,他在美国的同学每天只要花十来分钟就可以做完作业。当时我们很高兴,因为孩子最终上了一所严格的学校。
但随着学期的深入,我们开始为他难过了。说是两小时的家庭作业,但其实不止两小时:如果他注意力集中的话要两小时,如果他像一个典型的6岁孩子那样容易分心或者厌烦的话,两小时很快就拖延成了3小时、4小时。更糟糕的是,他曾经的自负也被彻底粉碎了,因为他必须特别用功地学习才能保持在班上的前50%,而在美国,他不费吹灰之力就是尖子生。
中国一年级小学生的一项特别作业——听算几乎要了他的命。他每天都要做到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才能勉强完成。作业的内容是,听到报出的数字和加减法后迅速地写下答案。报数用的是中文:“2+2,9+9,18+14”,但随着数字报得越来越快,到了第二部分他已经赶不上录音了,然后他就开始哭,有时候写字纸都湿了一半。这时候,我只能告诉他:“如果你崩溃地哭下去,最后所有的答案都是错的,你必须控制自己。一个没听清,就去听下一个,这样你至少可以有70%是正确的,而不是70%是错误的。”
订阅更新:你可以用邮箱订阅我们每天更新的精彩内容。
Tips:发送频率为每天1次,可随时退订。
推荐更多Tags与相关的文章,您还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