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春晚前彩排,我看王旭穿一条旧绿裤子,一件洗得不太看出来色的毛衣,问他上春晚换不换衣服,他说,“不换,我没钱。有钱也只会买这样的。”   他拿个装

   上春晚前彩排,我看王旭穿一条旧绿裤子,一件洗得不太看出来色的毛衣,问他上春晚换不换衣服,他说,“不换,我没钱。有钱也只会买这样的。”

   他拿个装胖大海的铁杯子,感冒,嗓子是哑的,也不担心直播的时候唱破了,“破了就破了”。春晚只让唱一首歌,他觉得这一点不如在地下通道里唱得痛快。“有时候过道里人特别多,嗡嗡嗡的,我烦那个声音,就吼老崔的一二三四……唱完一段之后,消停了,没一个人吭声。”

   他44岁了,还在地下唱摇滚。

   他16岁的时候,从收音机里听到成方圆唱《游子吟》,坐怎么看特别关注火车去开封花45块钱买了一把吉他。“那个时候我家门口那条公路上车少,我们就在马路边上抱着吉他走着唱,‘你到我身边,带着微笑’,不然就是‘阿里,阿里巴巴’,瞎吼。”
   这样的小男生,不分时代地域,哪儿都有,但一般长大一点儿就不玩了,人都得活着。

   他十七八岁的时候农村联产承包制开始,他承包了一个苹果园。苹果地离马路非常近,盖个看苹果的小屋子,晚上几个人坐着,“抱着把吉他,边上四五个人,有烟,但是不喝水,想起一出唱一出。马路上有人,在那站着听。有的骑着自行车直接从马路上就下地了,‘我离老远都听见你唱歌了’。”

   一两年后,跟他一样大的都结婚生子了,就他一个人每天晃悠。后来不结婚不行了,老被人打听,“一打听你,什么都行,就两样不行:这也不行,那也不行。”
 
   他找媳妇,一见面拉着人家的手,哭诉了一回身世,媳妇“可怜”他,就嫁了,很快也生了儿子。

   如果没有选择,也就这么在生活的框里过下去了,一笔一笔,填满就算。

订阅更新:你可以用邮箱订阅我们每天更新的精彩内容。
Tips:发送频率为每天1次,可随时退订。

上篇文章:七成复制三成创新

下篇文章:朴实的水手

推荐更多Tags与相关的文章,您还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