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的一个夏夜,我家吵翻了天。  两个月前,全家人哭成一团,将爷爷隆重安葬。葬礼罢,围坐在爷爷生前常坐的桌子前,婶婶突然问,遗产怎么处理——她指
更多
首页 > 特别关注 > 家事

  2000年的一个夏夜,我家吵翻了天。

  两个月前,全家人哭成一团,将爷爷隆重安葬。葬礼罢,围坐在爷爷生前常坐的桌子前,婶婶突然问,遗产怎么处理——她指的是爷爷的房子。爸爸、妈妈、姑姑、姑父和叔叔瞬间交换眼神,却没一个人接茬。过了一会儿,爸爸对我,也对堂妹说:“你们先出去一下。”

  我和堂妹依偎着,不住拭泪。爷爷极爱我们,现在物是人非……忽然,里屋传来争吵声,声音越来越大。我走过去,从门缝中偷窥,我看见妈妈和婶婶已激动地站了起来。
 
  妈妈的话落地有声:“我家孙强是长房长孙!”婶婶不依不饶:“现在男女平等,何况孩子爷爷到死,都是和我们一起过的!”堂妹也走过来,她问,发生了什么事。我把她的头按回去,推着她走出家门。

  那天,妈妈忿忿离去,我和爸爸跟在她后面。一段时间内,爷爷房子的事没有人再提起,直至一日,妈妈突然问起爸爸,爸爸嗫嚅着;妈妈再问,他就沉默了。

  沉默良久,拖到不能再拖,爸爸硬着头皮承认,他背着妈妈签了一份协议。就在我们忿忿离去后的第三天,由姑姑作证,爸爸同意将房子的产权划归给叔叔婶婶一家。妈妈气得直哆嗦,不住地骂爸爸。

  那年,我高三,无论年龄还是思想,都介于孩子与成人间。对于爷爷的房子,我没有任何占有或放弃的意识,但朦朦胧胧中,我本能地认为叔叔强占了我们家的财产,他们集体做了一件大事,偏偏瞒住我和妈妈;我恨叔叔,捎带着对爸爸不冷不热。

  我家和叔叔家断绝了来往。

  事实上,因为那份协议,妈妈甚至要和爸爸离婚。爸爸做好做歹拦住了她,但此后每次口角,妈妈便要提起房子、协议,而爸爸不吱声,或者恼羞成怒,干脆重重地关上门,一走了之。我、妈妈和叔叔一家几乎不见面,除了一年一次爷爷的忌日,或春节、清明节集体去扫墓。

订阅更新:你可以用邮箱订阅我们每天更新的精彩内容。
Tips:发送频率为每天1次,可随时退订。

上篇文章:留几句话回家说

下篇文章:27年没锁门

推荐更多Tags与相关的文章,您还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