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儿个就吃它 许大爷退休前是一家钢厂的司炉工,他有个相交几十年的工友,姓段。段师傅的老家在百十里外的山区。那年,段师傅邀请许大爷

今儿个就吃它

许大爷退休前是一家钢厂的司炉工,他有个相交几十年的工友,姓段。段师傅的老家在百十里外的山区。那年,段师傅邀请许大爷去山里玩些日子,许大爷临回城的前一天,段师傅不知从哪儿借来两杆土枪,说:“许老弟,你们城里人难得有机会能这么撒撒野,今儿咱哥俩去黄河滩上撵兔子。”
其实,段师傅对打猎也是门外汉,他不过是想让远道来的客人玩个痛快。两个年过半百的汉子,在黄河滩忙活了半天,连兔子毛都没有打着一根。看天色暗了,段师傅一指前面的村庄,对许大爷说:“今天的晚饭,让仇家庄人给咱备!”
许大爷不解地问:“大哥,你有什么亲戚在仇家庄吗?”段师傅哈哈大笑,道出了原委。原来,段师傅的女儿处了个对象是仇家庄的,叫仇二虎,家里条件很好,盖起了那年月农村不多见的三层小楼。小伙子人长得精神,又会办事,很讨段师傅喜欢,段师傅准备秋后就让孩子们把婚事定下来。
两人一进仇家的大门,仇二虎看到未来的岳丈大人来了,慌得忙里忙外,生怕有一点怠慢。
聊天的工夫,段师傅说起小时侯遇上灾年家里没吃的,爹打死了一条野狗,让全家人好好开了一次荤:“狗肉香啊!自从那以后,这一辈子我都觉得狗肉是最好吃的东西。”许大爷接着说:“可不是吗?我也最稀罕吃狗肉了,可惜好多年没有吃过了。”
听他们这么一说,精明的仇二虎一拍大腿,说:“嗨!叔爷们想吃狗肉还不好办吗?咱还怕狗肉不上席面呢!”说完,他对着门外叫了一嗓子:“大黄!”只见一条又肥又壮的大黄狗,蹦跳着进了屋,它兴奋地摇着尾巴,绕着仇二虎,又是扑又是舔,十分亲热。仇二虎指着大黄狗,对大家说:“今儿个咱就吃它!”
仇二虎话音刚落,大黄好像能听懂人话一样,打了个激灵,一下子愣住了,仿佛不相信似的呆呆看着主人,眼神里布满了惊愕。仇二虎转身取了绳子,做了个活套,大黄恐惧地看着他,浑身筛糠似的打起了哆嗦。仇二虎拿着绳套走向大黄,它“嗷”地惨叫一声,转身就跑。仇二虎叫骂了两声,笑着对大伙说:“这畜生,鬼精鬼精的,八成是见过杀狗,知道要挨宰了。哈!咱庄里人杀狗都是用绳子套,然后吊到树上用水灌死……”
 1/5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订阅更新:你可以用邮箱订阅我们每天更新的精彩内容。
Tips:发送频率为每天1次,可随时退订。

上篇文章:天坑遭遇

下篇文章:返回列表

推荐更多Tags与相关的文章,您还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