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我把朋友看得比男朋友重要,往往会因为陪朋友逛街、聚会而推掉男友约会,惹得他连连吃醋生气。 曾经,朋友因为男朋友把我抛弃掉。 这真是一个悲伤而讽刺的对比。
更多
首页 > 散文诗
来源:意林电子版 作者:意林 评论 快捷投稿
曾经,我把朋友看得比男朋友重要,往往会因为陪朋友逛街、聚会而推掉男友约会,惹得他连连吃醋生气。
曾经,朋友因为男朋友把我抛弃掉。
这真是一个悲伤而讽刺的对比。
如今,我是单身棍女,身边曾经的纯纯少女们都陆续开始她们的大学初恋,有早已将春心托付得到回报而结合的,有不甘寂寞答应某个苦追很久的同班的,也有悄悄进行地下工作最终修成正果的。
本人,大三,离上一次失恋已有两年整。在校园群里号称“群花”,每天被群里无聊小学弟们问个N遍,为啥名花无主?我的回答则看似经典的搞笑:我爱的名草有主,爱我的惨不忍睹。每每引起群内一阵哄闹,猜测起有主的名草和惨不忍睹的追求者。实质上只是敷衍的一句话,我自己也搞不清楚为何至今不开始我的“二恋”,心里也并不着急,每天宅寝室上上网也不觉得寂寞,只是偶尔觉得心里空荡荡的,大学也混了三年,连个知己都不拥有。嘴角荡起苦涩的笑,知已有的啊,只是都嫁出去啦,少有回来看望我的。想着,想着,便觉得自己好似一个怨妇,更像一个孤独的老母亲,严重的未老先衰。
身边也有些同时拥有爱情和友情的朋友们,在兼顾男友的同时,也很好地对待自己的闺密,这种友情,这种朋友让我煞是眼红,可惜不是我能遇见和拥有的。
朋友们似乎都为爱情忙得晕头转向,常常忘了回复我关心的短信。当她们遇到男友无法派遣的忧愁,或与男生发生小争吵,才记起还有我,便梨花带雨地向我倾诉。我心里庆幸她还能记得我,并深信人们最困难时寻求帮助的人正是他们最信赖的人。或许我天生长着一副倾诉的脸,事实上也做得很好。直到把她安慰到相信明天的太阳依然会升得老高老高的,男友依然很爱很爱她,她依然是最可爱最美丽的。
前不久,一位好友的男人要去当兵了,她心情慌得乱七八糟,无非是描述她难过得要死,我立马发去短信慰问:
“他今天就走了么?”
订阅更新:你可以用邮箱订阅我们每天更新的精彩内容。
Tips:发送频率为每天1次,可随时退订。

上篇文章:春天里

下篇文章:有关那些逝去的日子

推荐更多Tags与相关的文章,您还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