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令七十二候集解》:“二月中,分者半也,此当九十日之半,敌谓之分” 开春大典! 至此,春天过半。经过了立春、雨水和惊蛰,春天终于有模有样了,或者说成年了,
更多
首页 > 散文诗
来源:意林电子版 作者:意林 评论 快捷投稿
《月令七十二候集解》:“二月中,分者半也,此当九十日之半,敌谓之分”

开春大典!
至此,春天过半。经过了立春、雨水和惊蛰,春天终于有模有样了,或者说成年了,应该来一个正儿巴经的成人仪式了,可以君临天下了!
为着这个时刻,天和地的那种坐下来又站起的慌里慌张、那种才下眉头又上心头的念念不忘、那种迎到村口接到门口的雀跃难耐,虽然年年都准时开锣,岁岁都如期而至,但总如古朴的风俗,总有清新的芬芳。
于是,岸柳青青,莺飞草长,小麦挺身菜花香,桃红李白迎春黄,燕子润泥立旧窗。田野里放牧着无限的明媚,风,用无形的手脚做足了文章,滑翔或者抚摸着万物。连人都不烦。
如果说惊蛰时的天空是青蓝。惊蛰的颜色集中通过麦子表达的话;那么春分时的天空是湛蓝,春分的颜色是春色,通过花花世界来集中表达。
万片芳心,四处安排。所以,春天踩着春分的鼓点,花着脸上场了。但她的打扮很雅致,层次鲜明,很有质感。不是花里胡哨。她让花儿们有序地美丽,将积攒了一冬的能量,都压抑着渐趋打开,拿捏得十分到位,分是分寸是寸的,犹抱琵琶半遮面,所以我们就更多了份期盼,虽然到来是有数的,但依然有不期而至的欣喜若狂!
柳眉儿有了将出未出的柳叶子的鼓动,便大方地打开了。将遥看的草色嫩黄地链接到了空中。还有荠荠菜,也不羞怯地开了花,细细的茎,串通着碎碎的白,一簇簇地托举在阳光和风中。荠菜。俗名“地菜”,是一种可口的野菜,也是一种中草药。入药全草带花果,以其药用价值而被奉为吉祥物。古代民间一些地方悬荠菜于门,或者将荠菜花戴在头上,入夏头可不晕,能延年益寿。素洁淡雅的荠菜花戴在头上,也能想象出那种美好来。
春暖花开。春天来了,是花都要开,无论大小香淡雅俗,毫不例外。她们都知道春日如此地短。一去就不再来,该开就一定要开!
春分的这个上午。我所在的这片土地上,阳光明媚,春风满面。我义走在田野里,如同面向绿色的大海!春分麦起身,一刻值下金。
订阅更新:你可以用邮箱订阅我们每天更新的精彩内容。
Tips:发送频率为每天1次,可随时退订。
推荐更多Tags与相关的文章,您还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