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城里,乡村记忆并不久远。偶尔到乡间觉得乡村气息是那样清新,清新得让人回味,那带有泥土芬芳的稻谷育种,插秧,收获的情景都能清晰地浮现眼前。 山村季节的变幻是与不
更多
首页 > 优美散文
生活在城里,乡村记忆并不久远。偶尔到乡间觉得乡村气息是那样清新,清新得让人回味,那带有泥土芬芳的稻谷育种,插秧,收获的情景都能清晰地浮现眼前。
山村季节的变幻是与不同鸟的叫声开始的,庄稼人听到一种熟悉的鸟出现在田间地头,那些鸟儿盘旋在房檐林间,农人就会说,谷子要下种了,于是在春寒料峭中山村又开始忙碌起来,成年劳动力又会奔忙在一个冬季寂静后的耕耘中,田地里会响起悠长的响哨,粗壮的号子和清新的歌声,声息与鸟声牛马吠声都融在浓浓春意里。
秧田与育种几乎是同时的。前些年,我与外出到城里打工的同乡们开玩笑,我说,种稻子是先弄秧田还是先育谷种?那些种了多年地的老乡几乎没有一个人能准确说出,后来,一个老实厚道的庄稼汉拿起手机给他家里辈分大的人打了电话,起初还有些笑意的老乡,脸上现出愁云,这边问,种谷子是先弄秧田还是先育谷种,那边沉静了半天说,晓他妈的,狗日的不好好干活挣钱娃儿越来越大了,问这个干啥?上学要花钱,肥料要花钱,谁生病了欠谁的钱,电话挂毕。山村里这些细节似乎不很重要,忙碌中就像人们忽然想不起今天是星期几多少号这样流逝的光景。但关键环节育种、除草、施肥、收割他们记得牢牢的。
稻谷的种植是乡村的大事,它不像小麦玉米那些旱地里的植物程序那么简单,乡村里把稻子叫大春作物,小麦之类叫小春作物,庄稼人尤其对种稻倍加重视和细心。
记忆里,许多年纪大些的老人说,早些时候的育种是很有讲究的,那时乡村里以家族为纽带的清明会祈求风调雨顺的仪式极其繁复,育种要拜神,收获也要拜神,遇到天旱水涝也要拜神,习俗与那时的大环境连在一起,在皇权、族权时代,有没有饭吃,那得靠上天和神灵,那些东西消逝后,农季是庄稼人吃饭的真把式,农不违时,该种谷栽瓜天大的事都要让道,农忙季节走亲会友会遭到庄稼人的白眼,也会成为赶集摆龙门阵的话题,“农忙不会友,雨天不串门”是乡里的习俗。他们最关心的是庄稼地能否打出粮食,这话里蕴含了乡村的精华,它像乡村的谷种那样经典而质朴。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订阅更新:你可以用邮箱订阅我们每天更新的精彩内容。
Tips:发送频率为每天1次,可随时退订。

上篇文章:西江苗女

下篇文章:黑锅塌

推荐更多Tags与相关的文章,您还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