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孟春,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我决定开始阅读《心是孤独的猎手》,当读到安东尼帕罗斯被送入疯人院,作者麦卡勒斯写道:“每个晚上,辛格一个人在街上闲荡好几个小时
更多
首页 > 散文诗
来源:意林电子版 作者:意林 评论 快捷投稿
2011年,孟春,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我决定开始阅读《心是孤独的猎手》,当读到安东尼帕罗斯被送入疯人院,作者麦卡勒斯写道:“每个晚上,辛格一个人在街上闲荡好几个小时。有些夜晚,刮着三月尖利潮湿的冷风,有时雨下得很大。对他而言,这些都无所谓……”
读到这里,我很清楚这个故事会一直带我下沉,再看看扉页上麦卡勒斯清冽而又恐惧的眼神,想必在阴雨绵绵的夜晚,敞开窗扇,有风吹进,再缩躲到床脚拿起这本书,那样的意境更适于此书中的绝望,而这幸灾乐祸的阳光恰恰只会损坏、连累我对这本书的情谊。
也许,这想法或要求看上去有点过分,但是就纯粹的读书人而言,能有得当的方式使自己彻底倾注于一本好书,我仍认为那将是令人再满足不过的事了。
我常想,读书人的终极追求到底是什么?答案是十分明了的。
首先是追求好的读书的环境。环境处处都有,檐下,石上,河边,阴处,这算是最适宜安静读书的自然环境,人人向往。而另外些人为场所,例如一列隆隆作响的火车里,或是一节乏味无聊的课堂上,可能会有不舒心的嘈杂,但只要安排一本适于这种环境的好书,等双方相容相辅,再你依我侬,到最后,读者就能如愿合意地在相宜的环境中探求到此书的意义,也忒煞情多了。
若再奢侈一点。有人可能会青睐于用昂贵材料制作的靠背坐垫,或者有科技含量的物品来充实自己读书过程中的优越感,这也未尝不可。但对于我来说,最奢侈最幸福的就是能靠在书架或有人字形屋顶的房里,开一盏明灯,看书。
总之,自始至终,我以为环境都应该只是为书来服务。
接下来,考虑到书流通的国际性,能够掌握多种语言,我想也是读书人极为梦寐以求的。因为对于一些只会母语的读书人来说,部分译者犯下的“主观想象”或者“狠翻蛮译”的错误,会让读者对此书的理解也跟着大打折扣。
当时听说出版《1Q84》时,版权方将村上春树所谓“御用”译者,大陆的林少华换成台湾的赖明珠,许多人都大为不满,就连林少华自己也向媒体遗憾表示辜负了期待他译《1Q84》的读者,并称《1Q84》并非村上巅峰杰作。
订阅更新:你可以用邮箱订阅我们每天更新的精彩内容。
Tips:发送频率为每天1次,可随时退订。

上篇文章:给弟弟

下篇文章:春天里

推荐更多Tags与相关的文章,您还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