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包店游戏  当白香香一年前在苹果园当一只巴掌大的拿破仑时,有一只名叫肉熏熏的肉松面包正在千里之外的马可孛罗;而几天后,当白香香化身为五星酒店咖啡厅里娇小玲

  面包店游戏

  当白香香一年前在苹果园当一只巴掌大的拿破仑时,有一只名叫肉熏熏的肉松面包正在千里之外的马可孛罗;而几天后,当白香香化身为五星酒店咖啡厅里娇小玲珑的迷你拿破仑时,肉熏熏又去了学校食堂当一只其貌不扬的肉松面包;而今天,白香香与肉熏熏双双来到了街角的那家面包小店。大千世界的奇妙,有时候很让人摸不着头脑。

  小店的位置非常隐蔽,不是街坊邻居根本就发现不了这里。小店的主人是一位邋遢的糟老头,据说他家出售的面包糕点都是他亲手做的。说句公道话,味道还是很好的。

  这是四月快结束的下午,白香香与肉熏熏的距离连一米都不到,阳光照在透明的柜子里,折射出好看的光线投射在各个面包上。这时候的面包蛋糕是最好看的。可惜这个时刻很短暂,再过一会儿,它们就要被打折贱卖了。

  “喂,咱们来做个游戏吧。”空免费期刊气里有一个肉嘟嘟的声音,白香香迷茫地抬起了头。

  肉熏熏继续吆喝着:“说你哪,咱们来玩个游戏吧,太无聊了。”

  是有点无聊,白香香晒太阳都快睡着了,“玩儿什么呢?”

  “我们来玩个抖屑屑头的游戏吧,看谁抖的屑屑头漂亮,就谁赢。”肉熏熏说起话来有些含糊不清,大概是面包酱沾着的缘故。

  “但是屑屑头抖光了怎么办呀?”白香香像珍惜羽毛般珍惜着自己的屑屑头,因为它好几次听到别人对它蓬松酥皮的称赞。

  “咳,没关系,一般人看不出来,况且把屑屑头抖光了,还可以再麻烦别人撒上去的呀!”白香香听着觉得有理,同意和肉熏熏玩这个游戏。

  肉熏熏远看着更像一只褐色的小刺猬,鼓鼓的,毛茸茸的,看不见头和尾巴,只觉得外面卷卷的,那可都是鲜美无比的肉松做成的呀。要玩抖屑屑头的游戏了,它抱着自己的身子,像官老爷似的提了提,然后自己大声数:1!2!3!便撒手一横,只见面前抖出了几十块小肉松屑。肉熏熏满意地笑了笑,向白香香努了努嘴。白香香真没想到它能抖出这么多肉松出来,看看自己丰腴美妙的身体,它甚至有些后悔了,后悔答应了这个肉熏熏玩这么愚蠢的游戏。它看着自己的平滑细腻的奶酪层,看着松脆俊俏的酥皮层,看着最上面那层晶莹剔透的糖粉,白香香撅起了嘴,撒娇地说:“不玩了!”一刹那,肉熏熏没说话,白香香本以为它要发飙的……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订阅更新:你可以用邮箱订阅我们每天更新的精彩内容。
Tips:发送频率为每天1次,可随时退订。

上篇文章:另一种问候

下篇文章:油菜花人生

推荐更多Tags与相关的文章,您还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