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在格拉斯或普罗旺斯诞生过一位叫做吉佩瑞拉的音乐家,他的棕色头发让人想到黎明在知更鸟翅膀上渲染的色彩。他充满忧郁的眼睛说明,这个漂亮的青年曾经经受过类似天空和
更多
首页 > 散文诗
以前在格拉斯或普罗旺斯诞生过一位叫做吉佩瑞拉的音乐家,他的棕色头发让人想到黎明在知更鸟翅膀上渲染的色彩。他充满忧郁的眼睛说明,这个漂亮的青年曾经经受过类似天空和海的变异,在穿越许多陌生的地方后,获得了无止尽的生长。现在,以及未来,那些消逝的众多的时代,年轻的钢琴师甘愿披着巨大的阴影,形单影只,随波逐流。
我记得,吉佩瑞拉皮肤干净,喜欢在长满薰衣草的田地里赤身露体,那时他常常把紫色的花朵塞满他美丽柔软的耳朵。他的父亲是一位植物学家和香水调制师,在他私人的植物园里种植世界上最可怕的植物。虽然他为此曾不断遭受痛苦——崭新和陈旧的伤疤层层叠叠,布满了他的眼睛和粗糙的脸颊。这位精力充沛的父亲对此置之不顾,他的发霉的小木屋子爬满了被人们遗忘的有毒的藤蔓植物——来自古代的毒葡萄和结满白色果实的枝条。吉佩瑞拉在某一天黄昏里亲吻他年迈的父亲脸上可怕的伤疤时。发现老人的眼睛泛出银灰色的光芒,他野草般的睫毛因枯萎而脱落——这位可怜的父亲。他长长的指甲里渗出乳白色的汁液——他曾一刻不停地用这些指甲捣碎他采摘的有毒的花朵,因此,那个遥远的过去的时刻,吉佩瑞拉看着他父亲糜烂的魂魄像老人屋前疯犴旋转的枝条一样,在黑夜来临时,跟随古老的黄昏一块离去,吉佩瑞拉,我们年轻的音乐家,从米没有因为父亲的死去而产生一丝悲伤,他不停地在他父亲古老的植物园里游荡。他父亲黑色的花盆摆满了那个弯曲的大理石长廊。每一只花盆里都种着老人的希望——红色的沙质土壤里生长着色彩诡异的花朵,它们的毒液被父亲收集盛装在巨大的玻璃瓶里。吉佩瑞拉对老人的怪僻行为从不过问,当他从父亲的灵魂里认识这些可怕的植物,也只不过是由于他仍然深爱他的父亲。年少的吉佩瑞拉收拾他父亲的残骸,将那些荒凉的灰烬倾洒在老人生前心爱的小木屋子里。老人的花瓣和玫瑰精油作为他的殉葬物堆满了他永远消失的角落。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订阅更新:你可以用邮箱订阅我们每天更新的精彩内容。
Tips:发送频率为每天1次,可随时退订。

上篇文章:在水之湄

下篇文章:风呼啦呼啦吹

推荐更多Tags与相关的文章,您还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