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个中年智障者,和我住一个小区,他见人就问:你吃饭了吗?如果你停下来和他搭话,他会拎起裤腿:我有新袜子了,看看,我妈给我买的新袜子。  我一直觉得我们是两

  他是个中年智障者,和我住一个小区,他见人就问:你吃饭了吗?如果你停下来和他搭话,他会拎起裤腿:我有新袜子了,看看,我妈给我买的新袜子。

  我一直觉得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读者,对于他的世界我一无所知。他最初问我吃饭了吗,我像没听见一样,连敷衍都不肯,他便嘟嘟囔囔走开,很不满的样子。我和先生偶尔在小区散步,他照旧问:你吃饭了吗?先生说:吃了。他拎起裤腿:我有新袜子了,看看,我妈给我买的新袜子。先生说:好!他看看我们咧嘴笑了,然后笑着走开。

  仅仅是停下来和他搭话,就可以让他如此快乐,此后我经常停下来,说,吃了,说,好。早晨我跑步、跳绳的时候,他有时拍着手笑,有时跟着我跑一会儿。

  生病以后,我改在室内运动了,春暖花开以后,才时不时出去散步。那天遇到他,他没问吃饭了吗,也没让我看他的特别关注杂志电子版新袜子。他愣愣地看了我一会儿,好像想起了什么,追上我说:跳绳,跳绳啊!完全是商量恳求的口气。我说:好,过几天我就跳。他马上双手合十,说:谢谢!谢谢!

  天气忽冷忽热,身体时好时坏,我一直没有拿着跳绳出去运动。每次见到我,他照旧说:跳绳,跳绳啊!得到我的肯定答复后,他照旧双手合十,说:谢谢!谢谢!

  每次相遇都让我觉得温暖,对于他的世界我仍然一无所知,但我收到了来自那里的另一种问候、期待和鼓励。

订阅更新:你可以用邮箱订阅我们每天更新的精彩内容。
Tips:发送频率为每天1次,可随时退订。

上篇文章:花田

下篇文章:关于食物的童话

推荐更多Tags与相关的文章,您还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