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南昌念书。每个学期得在火车上来来去去两遭。从武昌到南晶,我来去的这两年根本不能完全说出两地的准确路程。有人问我这趟火车花多长时间,我都得想想才同答说四个小时
更多
首页 > 散文诗
来源:意林电子版 作者:意林 评论 快捷投稿
我在南昌念书。每个学期得在火车上来来去去两遭。从武昌到南晶,我来去的这两年根本不能完全说出两地的准确路程。有人问我这趟火车花多长时间,我都得想想才同答说四个小时加半个小时。
对,四个半小时。
只可惜,这是在别人的督促下记得的说法。以前类似的时间,我说成,两个半小时,三个半小时。后来批评我的人多了,就紧闭嘴巴尽量避免这样的词汇归纳:再有人问起来,到不得不回答的地步,就说,两个小时加半个小时,三个小时加半个小时。依此类推。
好在我的同学们都挺有耐心的,不止一次告诉我时间的正确读法。
在火车上的四个半小时。我刚开始觉得挺无聊的。因为在座位上只能保持一个姿势——那座位空隙里,小桌茶几下,旁边椅子边,都放着这样或是那样的东西。说实话。我们国家人多的事实都体现在乘交通工具上。我记得,在我们名叫燕窝的小镇上,大抵是地势上的原因,地底不适合铺铁轨,没有铁路,去往别的地方只有乘汽车。终是因为所在地的人员不多,生活不富裕,仅一条公路,同时那车辆也是少得出奇。不过,一般的日子去一个地方的人同样很少。只有到了节假日,走亲访友的三姑六婆一路上呼朋唤友,才促进了交通业。我那时在成宁念高中,在那条路上一个月来返一次,大概总是好运,撞上些好日子,经常没有地方坐,只有站着。幸好年轻,且是半途就下来的,否则还真是受不了。车厢里,无沦是汽车还是火车上,经常有小孩抢我书包上的挂饰、我最是不耐烦,听到稍微大点的闹声就头疼、就都给哪个小孩。
上火车前总是买些橘子。橘子皮很好闻,正好解解空气里的杂味。有一次靠着窗户看书,一个刚刚学会走路的小孩站在车厢边上看着我,他的妈妈很年轻,见状,脸上就有些尴尬,慌忙拉着他走。当时我手中捏着一块绿豆糕,脸上说不定也沾了些糕粉。我就一笑,重新从包里拿出一些没有打开包装的给他。他的妈妈连忙说谢谢。
订阅更新:你可以用邮箱订阅我们每天更新的精彩内容。
Tips:发送频率为每天1次,可随时退订。

上篇文章:风呼啦呼啦吹

下篇文章:雨(诗歌)

推荐更多Tags与相关的文章,您还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