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我们的键上人生音乐会结束了,可之后的路途依然漫长。很多文字留下,人却走了。而我更是那甚至连文字也没有便已走远的一个。走着走着,自己回头时怕已行到边际,看到
更多
首页 > 散文诗
2010,我们的键上人生音乐会结束了,可之后的路途依然漫长。很多文字留下,人却走了。而我更是那甚至连文字也没有便已走远的一个。走着走着,自己回头时怕已行到边际,看到森林深处的湖泊,仰头只是清亮的上弦月。而走过的足迹悄悄埋在落叶之下,就好像自己对自己说再见的那一年一般,看不见了。
我们都知道,很多事情是要结束的,但也有些不会。前者譬如记事簿上的一条记录,一段触摸后留下的体温,譬如我们的音乐会。后者譬如爱,生命,一些幻想,还有记忆。
记得刚开学时,姜老师跟我说,你是键盘队第一个中文系的学生,我们队这次终于来了一个笔杆子了啊。当时也只是笑笑。但一年下来,似乎这个笔杆子也没帮上太多的忙。愧疚的同时我始终认为,文字和能力没有任何关系,那些符号应该出于情感。这也足见写作在一个人达到一定年龄,有了一定生活阅历后,便至终也不会是一项技术问题了。流出于情感与内心的文字才具有质地,才能让人抚摸,然后记得。
星期一过后,从手机上看到各种各样关于音乐会的评价、总结和反思。有些感人,有些温暖,还有些警醒我们应该担当的责任。看着它们,就像在浏览着我的键盘队,一幕一幕,暗淡浓烈。我知道我身处其中,却只是如此安静。我不是能盛享孤独的人。我知道你,我自以为了解你,我想停下来做很多事,却是一直在行走。我说我喜欢烟火,但我已早不知道自己是想窜上黑暗寒冷的高空,还是迷恋上了仰望。但我知道我是身处其中的。
我亲爱的键盘队。
记得初来时自己的幼稚和无知。记得自己问姜老师“是不是您以后指导我们的音乐和行动”这样的问题。记得遇见09级队友们的期待和茫然,记得他们各种各样初来乍到的脸、表情、言语和性格。记得自己与师兄师姐并不豪放的照面。记得自己在这个偌大的大学的一个新家总是帮不上太多的忙,

军训的那段时间是我们09级练琴最疯狂的时刻吧。那种感觉和动力应该源自一种原始的激情。就像是登上一座未知岛屿的水手们的探索,开拓与自证的欲望。但拨开迷雾后,一切便也开始自见分明。路途于是扬镳相背,每个人自是走得无知无畏。你把钢琴视为生命,我只是笑笑,相对无言,他喜欢黑键与白键声响所带来的慰藉。脉络清晰便各有一番天地。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订阅更新:你可以用邮箱订阅我们每天更新的精彩内容。
Tips:发送频率为每天1次,可随时退订。

上篇文章:梦田

下篇文章:给弟弟

推荐更多Tags与相关的文章,您还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