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夏天,我怀着久远的对秦淮烟波的仰慕和向往,就这样走入了秦准永不曾醒的梦。时至今日,我仍然对那烟雨的江南有着不可言说的追忆和叹息。似乎那绿影和光波仍在梦中闪烁
更多
首页 > 散文诗
来源:意林电子版 作者:意林 评论 快捷投稿
那个夏天,我怀着久远的对秦淮烟波的仰慕和向往,就这样走入了秦准永不曾醒的梦。时至今日,我仍然对那烟雨的江南有着不可言说的追忆和叹息。似乎那绿影和光波仍在梦中闪烁,我仍在那秦淮的梦里。
初到秦淮是一个傍晚,朦朦胧胧地下着些小雨,我走在那湿漉漉的青石板上,望那些古老的木楼和窗上的雕花,空气中弥漫着一种古老的淡淡的香味。红木的窗,缭绕着不绝的丝竹味道。我走入了一家客栈,名曰:龙门客栈。这个名字使我的内心涌起一种怀古的思绪和想念,
我踏着客栈吱吱呀呀的木楼梯上楼去,在房间里,推开客栈古色古香的窗——我完全被震惊了:满目都是鳞次栉比的屋顶,微微地斜下来,一层一层的,都用一色的灰青色的瓦铺着,竟还有一点紫,也好像还有一点苔藓的颜色。瓦片层层的边缘稀稀落落地落着些碎瓦,屋侧飞起来的檐角也有些破损。这些屋顶布满了秦淮的味道,这些古老的瓦片用它们独有的方式书写着秦淮永不磨灭的记忆。我在这里忧伤着我的忧伤,碎落的瓦片和我一同,忧伤着它们的忧伤。秦淮河畔天天都下着微雨,屋上的瓦片似乎总是潮潮湿湿的样子,它们已经陪了这秦淮许多年了吧,这秦淮的微雨也如同几千年前的那样如香泪般地浸润着它吧,它才能出落得如此典雅,恰与这炯柳秦淮相配啊。我不禁叹道,这才是秦淮的味道啊!而我,却只是一个过客,就如同千百年来悠悠飞过的鸟儿和漫步的小虫一般地过去,只是这美丽图景上的一缕光影,就那样地过去了。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秦淮的烟柳也蒙上了夜的色彩,秦淮最美最诱人的就是它的夜了。我不免有些激动。进而也平静了。还是那样的夜晚,无论我停驻与否,这夜却是永不磨灭的。触到秦淮的夜色,我读懂了秦淮。是的,没有到过秦淮的人是永远也无法理解秦淮之夜的浪漫与柔情的。这温湿的夜犹如那一江柔绵动人的秦淮水,给人心灵以极大的震撼,这便是江南独有的魅力吧。让断肠人忘却了悲伤。——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我开始不难理解由古至今,从诗人到政客,为何无不倾倒在这唯美无比的秦淮之夜中了,似乎神与魂也随着这一江秦淮水汩汩流去了。灯红酒绿,隔岸烟花,几多香粉,半夜河风。这些秦淮的颜色,却成了永不褪去的色调,永远荡漾在这风中。
订阅更新:你可以用邮箱订阅我们每天更新的精彩内容。
Tips:发送频率为每天1次,可随时退订。

上篇文章:三月天

下篇文章:亚龙湾

推荐更多Tags与相关的文章,您还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