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动员看奖杯的眼神,总是充满爱意与渴望,而乔丹正是最佳代表。也许,他们只是在凝望奖杯中自己的影子,享受那种“见证感”。  当拉法·纳达尔轻咬法网奖杯的一只耳

  运动员看奖杯的眼神,总是充满爱意与渴望,而乔丹正是最佳代表。也许,他们只是在凝望奖杯中自己的影子,享受那种“见证感”。

  当拉法·纳达尔轻咬法网奖杯的一只耳朵,当德怀恩·韦德在总决赛宣传片中爱抚奥布莱恩杯,当NHL的波士顿棕熊队和温哥华法加人队为斯坦利杯拼得你死我活,我不禁想问:这些奖杯,难道是你的女人?

  亲吻奖杯是一种传统,历史悠久,源远流长特别关注。我们总能在电视镜头中看见高球手、网球手抱着奖杯深情一吻,还有很多运动员对着奖牌又亲又咬,而电视镜头并没有告诉我们,在各种各样的颁奖典礼上,摄影师、摄像师会挤作一团,不耐烦地催促运动员:“亲一下奖杯!”

  纳达尔用鼻头轻触奖杯的动作,很有欧洲风格,但是这种动作需要奖杯足够大才好看。盘状奖杯以及奥运会奖牌通常会被咬,NBA的奥布莱恩杯则被举来举去,看起来好像球员的舞伴,所以我每次看总冠军颁奖仪式时,都会想起电影《乱世佳人》的海报——男主角盖博将女主角费雯·丽整个人抱起来。

  以前,奖杯仅仅是成就的象征,现在已经成为运动员的终极渴望,它记录着他们的汗水,也寄托着他们的喜怒哀乐。小牛队后卫杰森·特里的右侧肱二头肌上有一个奥布莱恩杯的文身,而那个位置,曾经是水手们文爱人名字的地方。特里说,如果他今年拿不到总冠军,就把那个文身洗掉——感情受挫的水手也会做同样的事情。

  奖杯和运动员之间最浪漫的事,发生在迈克尔·乔丹和奥布莱恩杯之间。1991年飞人第一次获得总冠军奖杯,他热泪纵横,像抱心上人一样将奖青年文摘电子版杯搂在怀里,额头抵着奖杯上的大球。现在重看那一幕,仍然让人起鸡皮疙瘩。

订阅更新:你可以用邮箱订阅我们每天更新的精彩内容。
Tips:发送频率为每天1次,可随时退订。

上篇文章:就卖不知道

下篇文章:找准你的卖点

推荐更多Tags与相关的文章,您还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