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哈拉沙漠,在我内心的深处,多年来是我梦里的情人……”三毛如是说。梦中缘未了,便用生命来续。 每每此时,暗想,自己与北京这座城,莫不是也如此,向往着,莫名而坚
更多
首页 > 散文诗
“撒哈拉沙漠,在我内心的深处,多年来是我梦里的情人……”三毛如是说。梦中缘未了,便用生命来续。
每每此时,暗想,自己与北京这座城,莫不是也如此,向往着,莫名而坚定。
这突如其来的莫名里似乎也包含了梦里的情缘,于是,有一种扎根在心灵深处的坚定在现实生活里攀援而上,主宰了我的梦想。
像三毛一样,我在寻找一方与我拥有血脉相连缘分的土地。
所走过的人生旅途不长,二十年而已。所幸长了一颗敏感而骄傲的心,每一个细胞都充溢着好奇,却又无比挑剔。在每一处落脚的城市,在或阴霾或晴朗的天气下。都伸长了灵敏的触角,细细地感受这个城市独特的一切,质地、影像,抑或是气质与内涵。
我在寻找。
早时,出于机缘又或是出于小女儿的本性,竟是爱极了江南那一片土地。即便是徜徉在自己稚嫩的想象里,也是无限的美好。在小女儿矫情却又无可指责的懵懂情怀里,我曾让生命在这里久久停驻。
面对上海,那个有着蓝丝绒绸缎般质感的城市,我感叹于似春天雨夜拔节的春笋般成长的摩天大厦,感叹于那一双双如陀螺般旋转的脚步里希冀的成功与未来。
然而,我却在看到温暖的阳光下玻璃写字楼反射的冷漠光芒时,不可抑制地感到寒冷:在看到潮湿阴暗的弄堂时,疯狂地想起张爱玲那一炉余热未退的沉香屑。
这座繁华与冷漠覆盖着的城市,荡漾了多少人的梦想与失望,又该让我如何去固守?
那么,苏杭呢?
到处是温暖甜腻的江南软语,空气中似乎都弥漫着甜甜糯糯的桂花糕香气。人人都会操着乡音讲上几句诸如许仙与白蛇、苏小小与阮郁的话本故事。
明明脚踏着这一方土地,明明看到的听到的都是这个真实的世界,我却依然像踩在了流云之上,美好到近乎虚幻。
这里,终是适合寻找精神寄托的文人。
只可惜,我是个敏感多情的小女子,终是有着俗世的梦想与追求。
千帆度尽。梦回初处。
订阅更新:你可以用邮箱订阅我们每天更新的精彩内容。
Tips:发送频率为每天1次,可随时退订。

上篇文章:绿茶与红酒

下篇文章:高原素描

推荐更多Tags与相关的文章,您还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