晕眩。  我因迷醉而晕眩。  此刻,站在苏格兰乡间的一条小路上,两旁,铺天盖地的油菜花,蔚成了波澜壮阔的奇异景观,那种汹涌澎湃的艳黄色啊,得意非凡地展示着花

  晚餐做了蔬菜沙拉、蘑菇汤、烘烤牛排、奶酪蛋糕。尝着美食,喝着美酒,备感幸福

  饱餐之后,大家坐在客厅里聊天。

  她的两个孩子大学毕业后,远到其他城市去谋生,偌大的屋子,就剩下她和感情弥笃的老伴相濡以沫。两人正如鱼得水地安享晚年之际,平地一声雷,老伴发现罹患末期肝癌。不足一个月,便撒手尘寰了。一个活生生的人竟然好像露珠碰上阳光一样快如闪电地销声匿迹,她觉得自己跌落在一个漫漫无边的黑色噩梦里,几经挣扎,周遭还是黑黢黢的。痛定思痛,她深切地了解,当厄运像陨石般砸在头上时,呼天抢地、捶胸顿足,通通都于事无补;只有平静地面对它、豁然地接受它,才是自救之道。于是,她收拾心情,重新策划自己的人生

  她把屋子改为民宿,将三间空房出租给游客,借此和来自世界各国的人打交道,刻意为生活的格子填上缤纷的色彩。

  我赞她坚强、赞她乐观,她微笑地说:

青年文摘在线阅读

  “你看那油菜花,每天不也兴高采烈地释放着快乐吗?做人,就是要像油菜花呀!”

  啊,“释放着快乐”,多美的形容词啊!

  让我深觉有趣的是,同样是油菜花,但是,不同的人对它却有着截然不同的诠释。

  在台湾著名作家廖辉英的眼里,油菜花是一种“悲剧角色”。她那部轰动文坛而后被改编成电影的小说《油麻菜籽》,便是以油菜花来比喻台湾旧时代那些弱势的传统女性。然而,就我个人认为,油麻菜子对自己的生长地固然没有“决定权”,可是,它一旦落地,长出来的,并不是一亩亩苦涩,而是满地亮丽的璀璨,迎向风势的,是千个万个欢欢喜喜的笑靥;此外,它还能结出能够榨取晶亮油液的累累角果,那么,我们可不可以理解成这是油菜花对命运一种积极和乐观的反击?

订阅更新:你可以用邮箱订阅我们每天更新的精彩内容。
Tips:发送频率为每天1次,可随时退订。

上篇文章:关于食物的童话

下篇文章:家长“八宗错”

推荐更多Tags与相关的文章,您还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