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喜欢老家的葬礼,说这话可不是没心没肺,毕竟,老家的葬礼总透着浓浓的人情味。尤其是喜丧,让天南地北的亲友能聚在一起,笑总是多的。至于哭,我向来很怯,总感觉世故多
更多
首页 > 散文诗
来源:意林电子版 作者:意林 评论 快捷投稿
挺喜欢老家的葬礼,说这话可不是没心没肺,毕竟,老家的葬礼总透着浓浓的人情味。尤其是喜丧,让天南地北的亲友能聚在一起,笑总是多的。至于哭,我向来很怯,总感觉世故多了点。
有点印象的,记忆中恐怕只有那两回。
十二岁那年,二大娘走了,八月十五的晚上,团圆的日子,走得很突然。或许压根不愿去想这件事,记忆有些模糊,但是,至少妈妈是哭了的,二大娘人很好,尤其对我。
那次葬礼或许是真正关乎自己全家人的悲痛了。我自幼很爱哭,但那时总哭不出来。送葬那天,妈妈千叮万嘱一定要哭,我也告诉自己一定要哭,不然怎么对得起那个一见到我就抱到腿上的人呢?可真到那时候,第一次近距离地靠着棺材,而里面躺着的是我熟悉的,几天前还好好的我的亲人,旁边的堂哥早哭得站不起来了。可我没有,反而下意识地往棺材里看了一眼,想起以前每次在她家蹭饭总会摔碗,竞不由想笑。我掐住胳膊,惩罚自己的铁石心肠,也为了催泪,可一滴也没有。记不得谁把我拉了出去,只记得他们说我脸色苍白,不该呆在那。后来奶奶总爱唠叨:“我死了,小三不会不哭吧?”她总是笑着说,却说得人很心酸。
以后的葬礼,大多是聚会的笑多。初中时三老爷的病逝,是伤心的,但那一次的哭却让我有了厌烦。,
三老爷的病一直都知道,去世后惋惜是多过悲痛的。依然是葬礼那一天,第一次有意识地看那长长的送葬队伍。身穿白色孝服的孝子们。在哀乐奏起时全都号啕大哭,鼻涕眼泪似乎只因一时的内部肌肉错乱,哀乐一停,便有说有笑地随队伍走。在那长长的路上,音乐一起一停,冗长的队伍就这样随着音乐一次次变换表情,技巧是那么娴熟。给我这不会哭的人算着实上了一课。
后来问妈妈,她说那是规矩。姐姐却偷着告诉我说,那是功夫。
我一向自认为不是铁石心肠的人,只是把人情与世故总分得太清。但仔细想想,这世界不就是人情与世故堆砌的舞台吗?人情浓浓淡淡间恐怕没有足够的能量撑起场面。人情和世故的摩擦。或许正是人生的台前幕后吧!
订阅更新:你可以用邮箱订阅我们每天更新的精彩内容。
Tips:发送频率为每天1次,可随时退订。

上篇文章:有关那些逝去的日子

下篇文章:绿茶与红酒

推荐更多Tags与相关的文章,您还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