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下下面的一段文字,只为缅怀曾经的一段经历、一段情。&mdash;&mdash;题记<br />   <br />   石玉是我高中时的同学,不知什么原因他比我们晚入学一周。当老班把高高瘦瘦的石
2011-11-28 11:15:01 作者:[!--tgzz--] 原创 评论 我来投稿

  写下下面的一段文字,只为缅怀曾经的一段经历、一段情。——题记
  
  石玉是我高中时的同学,不知什么原因他比我们晚入学一周。当老班把高高瘦瘦的石玉带进教室向同学们做介绍时,石玉恭恭敬敬地冲同学们鞠了一躬。他那大方得体的礼貌一笑,他那深深地一鞠躬,立刻引来了我的好感。整天看惯了咋咋呼呼上蹿下跳的毛头小子,忽然来了这么个文文静静的男生,我禁不住仔仔细细打量起来:他身材高挑,略显黑瘦的脸上有着一双有神但不阳光的眼睛。接下来的日子只是看到他课前匆匆走进教室的身影,却几乎没听到他的一句闲谈。从他的神情和处事中我能断定:这是个彬彬有礼、做事周全但很腼腆、不善言谈的男孩。
  
  接下来的三年高中生活,我几乎没和他说过一句话。那时男女生之间很少说话,即便有关系比较好的也不像现在的中学生一样明目张胆地高谈阔论;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他海拔高,坐在教室的后排,我个子比他差一头,座位当然和他排不到一块,即便想和他说句话也没有机会。
  
  也就是这个三年里都没有说过一句话的同学竟然二十多年来一直成了我的牵挂。
  
  那是毕业后,我们都没有升入大学。我被镇上招聘为合同制干部,成了全县仅有的几个女团委书记之一。而后听说他参军去了无锡。我从同学那里打听来他的地址,鼓起勇气给他写了第一封信。写信的目的就是为了和他走得近些,因为我一直在心里比较欣赏他。忽然有一天收到了他的回信。那隽秀的字迹更让一直都练不好字的我折服。原来他还有一手漂亮的钢笔字呀!我常拿他的钢笔字在同事中炫耀,心里有说不出的自豪。
  
  一晃半年时间过去了,我们也断断续续地传递着书信。信的内容也仅限于你好我好大家好的一些无关实质的话题。
  
  当年在农村,村里的高中毕业生很少,但凡高中毕业的学生就成了村里的“大龄青年”。那些昔日的玩伴大多都紧锣密鼓地张罗着谈婚论嫁。有人也开始来我们家提媒,母亲和我一说都被我挡了回去,我说不着急。也许是女儿成了我们这个偏僻小村里首屈一指的“大姑娘”激怒了好面子的母亲,母亲开始冲我发脾气。后来闹得见面都懒得理我,我讪讪地同她说话,固执的母亲却装作没听见。
  
  记得有一次,母亲已经有半月的时间不理我了,我心里非常难过,就把史可法的一首:“来家不面母,咫尺犹千里。矶头洒清泪,滴滴沉江底。”的小诗抄写下来放在桌上,然后上班去了。母亲的不体谅、不理睬让我感觉在家很尴尬,我开始有意少回家了。等一周后再回到家里,母亲对我不再那么冷漠。我想大概是那首小诗感动了母亲。晚上,母亲和我谈了她的一些想法。她说,她希望我考虑一下,尽早定下一门亲事,那样她就不会在亲朋邻居面前觉得没面子了。我也和母亲说了我的想法,我说我喜欢石玉,只是不知道他心里是怎样想的。我答应母亲,我会尽快地解决好这件事。
  
  后来在和石玉的通信中,我有意提到了这方面。我当时不好意思直接问他有没有和我谈朋友的想法,我自作聪明地和他说,我们镇政府(当时是乡政府)有一个和我一同被招聘来的男孩对我有意,想和我交朋友,请他帮我拿个主意。他在回信里说:“对于谈恋爱,我是个门外汉,所以在这方面我没有好的建议提供给你……”
  
  在以后的几封信中,他也没有表示什么。我承认我喜欢他,但我却始终不想让那三个字先从我口中说出,因为我总以为那三个字应该是男生先说比较符合常规。在一次的通信中我告诉他:“我答应了那个男孩的求婚,这也许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吧。”他在回信中说,如果我什么时候结婚的话,一定要告诉他。他还说他们那里有一种荞麦,会带点回来。从他的信里,我看不到我渴望的结果。我开始有些动摇,想放弃这段还没有开始的恋情。慢慢地我不再和他联系。后来我真得就如我说的那样,接受了那个男孩的求婚。再后来,我厌倦了行政单位的勾心斗角,主动要求调到教育行业,做了一名教育工作者。从此,我便和石玉彻底断了来往。
  
  九零年腊月十一,我和那个男孩按农村风俗举行了婚礼。我没有通知石玉,也没有通知其他同学。大概结婚半年后,我从一个同学那里听说,我结婚那年的腊月二十五,石玉回来了,那天正好下了厚厚的一场雪,他约了几个同学踏着积雪来到了我家的村头。他一直在向同学打听我结婚了没有,同学们没有一个知道的。一个同学说:“我听人说她结婚了,但也不确定,”他们在我们村头的小溪边停下来,抽了一盒烟,因为大雪,也看不到一个人影,没处打听。后来他们还是没有走进我家,掉头消失在了来时的路上。当我听到这件事后,心里一阵难受。特别是听那个同学说,石玉说我是一个喜欢欺骗别人感情的人,我心里更是难受。我渴望有一天能见到他,向他解释一下我的处境和无奈。
  
  人有时候,总在失去后才后知后觉:一些人,一些事,以为只是生命中一抹浮云,以为可以从此相忘于江湖,却在别离后发现,那些过往原来早已扎根在心底,拿不掉,抹不去。正如人们说的那样:太过美好的东西从来都不适合经历,因为一旦经历便无法忘记。我从此便中了这个魔咒,几乎是每天每夜,每时每刻,他的名字,他的身影会随时乘我不备,窜入我的脑海。一句牵挂的话,我会一天重复N遍:他过得好吗?后来女儿出生了,我把对石玉的那种无法割舍的思念放进了女儿的名字——“会玉”。今生我们还能相见吗?
  
  两千零三年五一期间,不知哪个好事的同学组织了个同学聚会。我听到这个消息,简直高兴到了极点。我立刻想到:我会见到石玉吗?十六年不见,他现在生活得快乐吗?急切地搭同学的便车一同来到酒店。当年的班委俨然主人般的接待了我们。我迅速扫过到场的同学,一一打着招呼。里间、外间、这间、那间,我急切地搜寻着、招呼着,和同学们聊着、等着、盼着,满满的四大桌人却单单没有他的身影……
  
  回家后,我禁不住私下向一个和石玉关系比较好的同学打听他的电话号码,禁不住按下了那一串数字。当听到那个略显陌生的声音传来时,我的心里一阵慌乱。我自报家门,问他聚会怎么没来。他说,可能离得远,没被同学通知到。接着听到他的问话:“你结婚了吗?”我感觉有点好笑,都三十八岁了会没结婚?我告诉他我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了。他很是意外。后来听同学说,石玉刚刚结婚,爱人比他小十岁。知道这些后,我是既高兴又担心。高兴的是他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另一半,担心的是他怎么找了个小自己那么多的女人?那个女人对他好吗?他们过得幸福吗?再后来他们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我知道后,心里安定了很多,也从此不再天天记挂他了。后来几乎把他抛在了脑后,只是夜深人静时,心里偶尔会闪过他的身影。
  
  如果没有后来的一次见面,我也许永远不会知道自己内心还有如此炽热的爱。我原以为过了二十几年平平淡淡婚姻生活的我,原本就是一个无欲无求的人,原来只是因为以前从未唤醒过,原来只是因为以前从未经历过。
  
  2011年2月4日,也就是春节后的第二天,老公接了个电话,然后对我说:“石玉来了,在田天家,田天叫你去。”我有点不相信老公的话,急切地问:“你说什么?!真的吗?不会吧!你听错了?!”老公一边翻着衣橱的衣服,一边淡淡地说:“你紧张什么?看你脸红的都成关公了。田天说是你无锡的同学,除了石玉还有谁?”因为我常常在老公面前提起石玉,所以对老公来说,石玉成了他最熟悉的陌生人。我有些失态地说:“不会吧。不可能!他来了?他来了我也不去!我不想见他!”
  
  我坐在床边镇定了一会儿,赶紧问老公:“我穿什么衣服去呀?”老公说:“同学见面,穿什么都行。”“你陪我去吧?”“都是你同学我去算什么!”“那你送我去吧。”我匆匆收拾了一下,就坐上了老公的车。
  
  来到同学家一看,只有同学自己在家忙着炒菜,石玉还没来。我想帮忙,同学坚决不让。其实我真想露一手,让石玉尝尝我的厨艺。虽然我和田天从初中到高中六年的同学,但我们几乎不太来往。如果不是因为想听到石玉的消息,我一般不会来他家的。我其实是个不善交往的人,我不喜欢热闹,更不喜欢起哄;说来惭愧,活了四十多年,能交心的朋友,我没有一个。我的心事也只有一个,那就是牵挂石玉。我已习惯牵挂他时,只在夜里一个人默默地说给他听。我不知道今天会不会见到他。我想不出我会用什么方式与他相见。
  
  在我的左顾右盼中,他终于来了。同学站在楼下迎接他,我站在楼上看着,心里忐忑着。当石玉从车上下来,我问身边的同学:“是他吗?”当听到肯定的回答后,我竟还是不信,还在问:“你看仔细了!是他吗?”身边的同学不解地看了我一眼:“怎么会不是呢?他一点没变!”看着石玉一步步踏上台阶,我连忙对身边的同学说:“你快出去迎接他呀!”同学走出了门,我竟紧张地跑进了里屋。“我不是想见他吗?怎么躲起来了呢?我总不能跳窗逃走吧?我早晚还是会见他呀!”我自言自语着,紧张着。这时石玉已走进楼门,我已无处可躲!我装作镇静地迎面走向他……然而眼前的石玉与我梦中的形象没有半点的相像;相隔23年的第一次相见,如果不是同学们在旁证实,我简直不相信眼前的人就是石玉。我竟一点都没认出来?!
  
  四五个同学聚在一起叙旧,我只有听的份儿。因为我关心的只有石玉,对其他话题不感兴趣。面对石玉,我不好意思问这问那,我怕让别的同学看出什么异端。我心想:如果想和他交谈,以后有的是机会,可电话可QQ,还是把交流机会留给他们吧。
  
  石玉很会体贴人,那天我正好感冒,同学的烟味呛得我直咳嗽。石玉关切地问:“感冒了?”我应了一声,他连忙掐灭香烟,还招呼其他人也不要吸了;酒桌前,石玉推说开车路远要以茶代酒;当同学为我倒酒时,我还没反应过来,石玉已经端过酒杯,把里面的酒倒进了同学的杯里,然后举着酒杯看着里面剩下的一点点问我:“行吗?”我说:“行!”
  
  他的大方得体让我自惭形秽,我发现我还是对他那么着迷。我只愿静静地坐在他身边,听着他的话语,闻着他的气息;我真想时间就此停止,让我就这样永远陪在他身边……
  
  事后,我向一个同学打听石玉的电话号码,他一说出,我发现石玉原来一直没有变号。我不禁想起以前石玉曾说,这个号码让他爱人用了。所以我不管有多牵挂,是轻易不会按下这串数字的。现在看来,事情到此为止是再好不过的结局了。只可惜我还是那么留恋他,只可惜我不知道适可而止,我只想在2012年前把我这许多年的牵挂说出来;等我把心愿了了,玛雅人的预言也许就真的灵验了。那时,我即使瞑目也无憾了。
  
  上班后,我迫不及待地给石玉发短信索要了他的QQ号码,然后便一天一篇日志,向石玉传达我23年来的思念。我把空间命名为“只容两个人的茶座”茶座里只容他这一位茶客,而我就是“那杯清茶”。我封存的记忆潮水般涌向他——《写给你》、《还是写给你》、《再次写给你》、《爱上一个人,恋上一座城》》、《我想跟你说》、《无悔的相遇永远的朋友》……也许是我的不能自拔让石玉措手不及;也许是多少年了他已放下,一直都是我一厢情愿,也许是考虑到我的易激动的性格;石玉总是静静地听着很少回应我,有时回应也很委婉间接。元宵节,他发短信祝我快乐,顺便送我一幅对联:回首往事心须淡定,把握今朝切莫忐忑。横批是:给力家庭。这幅对联既表明了他的态度又包涵着他的规劝。可我就想把我压了二十多年的心里话说给他。后来,他把李国文的《淡之美》推荐给我读,希望我淡然处之。他还把《幸福恰如蝴蝶》推荐给我,希望我能从中得到启迪。他的用意我明白,可是每天面对他的QQ头像,我的理智却战胜不了感情的盲目,我还是禁不住把心里的话说给他。看着他从系统头像中精心挑选的蓝天下白云组成的人头像,我甚至多情地以为:他虽身在无锡,但却想念他的亲人、他的同学,并坚信这里面也一定包括我!不信你看!那白云的笑脸分明化成了一行字:云霞你好吗?我在远方想念你!面对我的一发不可收拾,石玉甚至不再留言回应,为此我也伤心过、生气过,甚至发誓从此不再理他。可是过不了三天,我又会面对他的头像发呆,禁不住又在想:他今天过得开心吗?然后又会为他的不回应找一千个理由:他不回复可能太忙;他不回复可能因为还没想好怎么说;他不回复是想让我冷静冷静;他不回复是怕我在感情的漩涡越陷越深;他不回复是怕影响到我的家庭,他既然无法与我相守,只好选择沉默;他虽然不回复,其实他也很心疼我;……然而一千个理由里却没有“他不回复,就是不想理你,你的牵挂与他无关!”
  
  我知道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必须要放手了。我不能再任意放纵自己的感情。很多感情都会因为一厢情愿,最后连朋友都做不成了。石玉,我不想失去你这个朋友!你知道吗?
  
  往事,将被尘封,但不会被遗忘。因为时间已经将回忆的底片冲洗收入心中最美好的影集。石玉,我不会再打扰你,但我们的这段缘,带给我的将是一世的情,我会永远想你!
  
  

[!--tgzz--] 原创投稿
每天最多发送1次, 可随时退订!

上篇文章:一生有你

下篇文章:远方的朋友,想你……

推荐更多Tags与相关的文章,您还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