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女儿:爱的滋味 崔炯臣 女儿今年四岁了,来到这个世上已经1365天,而我们在一起的时间还没超过零头。那日,妻说你给女儿写点东西吧,将来女儿问起,也好有个交代,我
2012-02-16 17:10:40 作者:[!--tgzz--] 原创 评论 我来投稿


写给女儿:爱的滋味

 

崔炯臣

 

女儿今年四岁了,来到这个世上已经1365天,而我们在一起的时间还没超过零头。

那日,妻说你给女儿写点东西吧,将来女儿问起,也好有个交代,我对此满是不屑,女儿才四岁又能知道什么?事情就此搁浅。那日,我浏览网页,读到一篇写给女儿的日记,情感细腻、爱意浓郁,看后竟抑制不住浸湿了眼角。思绪遨游,一种亏欠冲撞心底,不多的女儿记忆犹如过电影一般,在我脑海闪现,让我平静中多了许多本能的冲动,我该给女儿写点什么!我反复思索,终是觉得我给女儿的爱太少,便勉强以此为题落笔。

我是一名军人,妻常说,你职业不同不能顾家我理解,但让我没想到的是职业的不同竟产生了这么多的迥异,欠下了永远还不了的亲情债,也体会到别人难以体会到的爱的滋味。

女儿2008年5月25日出生,那年中国人都铭记,5月12日,四川汶川发生了震惊世界的大地震,女儿就是在这之后的13天来到人世,知道她出生,我坐在映秀镇用塑料布搭起的帐篷下,拿着信号时有时无的手机,一个劲的问为妻陪床的大姐,孩子什么样,都平安吗?像谁啊?几斤重啊?得知妻女健康我不知所措,拉着身边的战友炫耀了几遍:“我有女儿了”。

让我没想到的是,信号稍好时,妻打来电话嗔怒道,说生女儿时没有丈夫陪床,有人竟背后议论是私生子。她心里委曲,我赶快给妻“灭火”,解释说不知者不怪,不要想太多,我回不去,是因为部队要救人。放下电话想想妻女的尴尬,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我说那是只因未到伤心处。那夜,我独坐岷江边掩面而泣,看江水流去,心仿佛也跟着走了,我知道亏欠仅是开始。

第一次与女儿见面是三个月之后,我们从灾区撤回驻地,刚落脚知道情况的政治处主任便特批我即日回家,对此我至今感激不尽。心里想着女儿,竟觉得这火车也慢的出奇,相隔十余个小时车程,我觉得好像有一个世纪。

妻知道我要回,一大早便抱着女儿在门口等我,女儿不满百日,很爱睡觉,妻便将熟睡的女儿放到婴儿车上。我一路小跑迈进家门,第一眼看到女儿,用手触摸她的脸颊,女儿竟醒了,看到从未见过的“陌生人”,扯开了嗓门号啕大哭,我慌了手脚,赶紧学着别人的样子拍打,那知声音越来越大,遭遇这种尴尬,我感情的堤坝又一次被愧疚冲垮,这一次也是我一生伤感的记忆。

因为职业的限制,少有的几次团聚让我感到女儿长的很快,妻来一次部队女儿已经能坐了,我休一次假,女儿又会站了,反复几个来回,女儿便会叫爸爸了,会迈开步子走了,会在妈妈怀里撒娇了,变化快的让我这个爸爸都没有机会做好迎接的准备,因为这些珍贵的变化,我大都是从电话里听妻说给我听的。

每次打电话,我都会向妻争取听一听女儿的声音,那几年,电话那端大多传来女儿哇哇的哭声,但我听着却如天籁之音,无比幸福。这两年,女儿渐渐能与我交流,我更是欢喜,把与女儿打电话当成了排解烦恼忧愁的“灵丹妙药”,且百试百灵,无一失效。

2011年6月,妻放弃工作来到了部队,我们一家人算是正式团聚了,工作之余,我便多了有女儿接触的机会,没想到不到三岁的女儿竟意外打动了我。

那是女儿刚来部队一个月,算是刚刚和我熟识。星期天,我与妻女一起玩耍,3岁的女儿坐在我俩中间,妻拿饼干逗女儿,很认真的说爸爸坏,不给我吃。女儿见状先是满口答应,接下来的举动,让我和妻目瞪口呆,她竟用小手偷偷地从背后把饼干递给我,要知道我们并没有教过女儿这样做,看到这一切,气氛反而一下子变的凝重,接过饼干我抱起女儿狠狠的亲了一口,看到女儿笑了,我却落泪了,妻见状忙问我,你怎么了?我应付妻说,没事,其实我知道是怎么了,女儿越这样,我反而觉得亏欠的越多,女儿已经三岁,我们在一起的时间不过百日,这对于一个父亲来说是不称职的,却享受到了女儿给我的爱。

事不凑巧,与妻女相聚不到三个月,我又接到赴苏丹达尔富尔维和的任务,妻很理解我,怕影响我的工作,主动提出回山东青岛老家,我也觉得国内集训时间紧迫,便同意了妻的做法,满是惋惜的想送走女儿,再次分开女儿并不同意,她用自己的方式抗争,我晚上要听爸爸讲故事、爸爸说要带我到公园玩、爸爸家比姥姥家好……逼的急了,他便拉着的我的手十分认真的问:“爸爸你不要我们了吗?”听到这些,我情感的“五味瓶”早已被打的粉碎,嘴上说着爸爸要你,爸爸是解放军叔叔,要去打坏人。对着女儿我说着这些稚嫩的谎言,转过脸来却抺掉的是愧疚的泪水。

临出国前,没想到时间意外推迟了一个星期,考虑到又要分别一年,我便让妻带着女儿连夜从老家赶来,女儿见到我亲的不行,天天都要在我脸上亲一口,离开时,女儿会问:“爸爸你去打坏人吗?”我知道这是妻怕再次分别时不好像女儿解释,便提前给女儿灌输这种思想,好让女儿放我走。

由于准备工作繁重而又紧张,我还是和往常一样,上班、加班。一次妻陪女儿在院子里转,路上透过窗户,女儿看到了我,便跑着往办公室这里跑,妻子随在其后追了过来,我一看正课时间,孩子来了影响工作,便语气有些高的责怪妻,没想到妻没什么,女儿却被惊住了,哇哇大哭,嘴里说,爸爸不要我了,此时我听到这话,心里真不是滋味,要知道,七天以后,我又要和女儿相隔万里。

如今,我已和女儿分开2个多月了,而且是在遥远的非洲,时间愈久,思念愈甚。睡梦中女儿的身影出现的频率越发多了。身在苏丹,信号受限,打电话又成了我与女儿交流的唯一方式。打电话女儿并不喜欢,而且开始不耐烦,因没有画面,只能听到声音,女儿便不愿与我交流,多是说不了三两句,便会说不想说了。妻知道我想女儿,便再三哄骗她,把玩具是爸爸挣钱买的,好吃的也是爸爸买的话做“要挟”,想让女儿多和我聊几句,其实我知道妻的用意,但我还是赶紧拦住,说女儿不想说就不说,其实我很想听听她的声音,但生怕这样会让女儿反感,产生逆反情绪,再也不给我与她聊天的机会。

因为经历,可能旁人不能体会,但我的确万分看重女儿的这仅有的三两句话,因为这是女儿让我尝到的最甜美的爱的滋味。

附图片2张:

图一:2011年6月,妻带女来部队,我带着女儿到驻地公园玩,女儿吵着给她照相,我便用手机拍下了这一张。

图二:2011年11月27日,连夜来队的女儿让我带她去公园玩,我便带着女儿的营区花坛转悠,妻随手拍了这张有些滑稽的照片。

通联:中国第六批赴苏丹达尔富尔维和部队崔炯臣

QQ:1753342412

邮箱:1753342412@qq.com
 

[!--tgzz--] 原创投稿
每天最多发送1次, 可随时退订!

上篇文章:中国蓝盔-情人节里话相思

下篇文章:“秋瑟”

推荐更多Tags与相关的文章,您还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