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黑在陈旧的布沙发下听到了从远处慢慢奔来的雨声,小黑就喵地叫了一下。它看到昏暗的灯光下面,瞎眼的路老太就坐在那堆寂寞的光影里。小保姆醒莲正在厨房里做菜,一些微弱
更多
首页 > 小说 > 小小说
来源: 作者: 评论 快捷投稿
小黑在陈旧的布沙发下听到了从远处慢慢奔来的雨声,小黑就喵地叫了一下。它看到昏暗的灯光下面,瞎眼的路老太就坐在那堆寂寞的光影里。小保姆醒莲正在厨房里做菜,一些微弱的火苗托举着那只精巧的瓦罐。此时的雨声由远及近,终于盖住了这片居民小区,盖住了这条长长的弄堂。然后小黑看到路老太的脸上露出了核桃皮一样的笑容,路老太说,姜文武,你来啦?
路老太的话音刚落,门就被推开了。路老太因为看不到东西,所以她的听觉很灵敏。小黑又喵地叫了一声。小黑是姜文武送给路老太的一只猫,因为姜文武怕路老太寂寞。小黑看到姜文武站在门口一小片暗淡的光影里,很像一枚飘缈的树叶。姜文武收拢了雨伞,一些水顺着伞尖滴落在地上。这时候,小黑听到姜文武含混地喊了一声妈。
姜文武是一个局长,也是一个孝顺的儿子。姜文武刚当上领导那会儿,不停地往路老太这儿搬水果什么的。路老太那时候眼睛还看得见,路老太说,你不能收那些小东西。姜文武说,我有数,这些都是小玩意儿,不收也不行,人家会下不了面子。路老太生气了,说,给我听好了,你连一根头发丝也不能收。
小黑看到姜文武在路老太面前的一张小凳上坐了下来,他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捧着个头。看上去,他很像一个想要倾诉的孩子。雨声敲打着屋檐下边的玻璃钢瓦门檐。小黑其实很喜欢听这样的雨声。小黑突然听到路老太又轻声说,路远,你也来啦?
路老太的话音刚落,路远就推门进来了。他是路老太的小儿子。当年姜文武和路远都考上大学了,路远没去读,他知道家里条件不允许,所以他选择了当兵。这些都是小黑不知道的事,当然小黑不知道不等于路老太不知道。
路老太还知道他们兄弟俩同时看上了一个叫清荷的女孩。路老太还知道清荷喜欢上了她的养子路远,但是路远当兵的几年里,托念大学的姜文武经常回家看看清荷,姜文武和清荷竟慢慢好上了。路老太还知道,路远心里难过,但是在姜文武和清荷结婚的时候,路远还是从部队赶来参加了婚礼,并且送上了由许多子弹壳铸成的一个工艺品。姜文武说,这是什么呀?路远说,天平。
路老太不知道的是,婚礼的晚上,路远把清荷叫到了一边,轻声说,清荷,我哥交给你了。清荷认真地点了点头说,路远,对不起,我……路远说,别说了,你好好过日子。清荷的眼里泪光一闪,但那泪光也只是稍纵即逝。清荷又和刚刚升为科长的姜文武一起去为客人们敬酒了。从此以后,兄弟两人关系不好也不坏,只是少了联系。路远不太愿意去姜文武家。
订阅更新:你可以用邮箱订阅我们每天更新的精彩内容。
Tips:发送频率为每天1次,可随时退订。

上篇文章:婚姻状况

下篇文章:樱花灿烂

推荐更多Tags与相关的文章,您还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