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7年2月,农妇冷凤仙病逝。   母亲去世前留下的一句话,让儿子心生疑惑:到底怎样才是尽孝?   从2009年起,她的儿子,南京某公司总经理
来源:读者 作者:读者在线阅读 评论 快捷投稿
  1987年2月,农妇冷凤仙病逝。
  母亲去世前留下的一句话,让儿子心生疑惑:到底怎样才是尽孝?
  从2009年起,她的儿子,南京某公司总经理蒯明亮重走母亲生前路,用了整整3年时间,遍寻母亲的亲朋、乡亲,行程6万里,写下了38篇关于母亲的回忆文章,发表后引发了关于孝道、关于母爱、关于人情的大讨论。
  母亲临终留下一句话
  1970年腊月,苏南丹阳乡下。
  一户房屋的窗前闪着豆大的灯光,40岁的冷凤仙轻轻地踩着缝纫机。缝纫机旁堆着一堆衣服,衣服旁放着一个碗,碗里是酒,她不时拿起碗,轻轻抿一口,然后继续干手中的活。旁边的床上,躺着14岁的儿子蒯明亮,他从睡梦中醒来,瞄了一眼母亲,翻个身,继续睡。
  蒯明亮还有一个姐姐和两个哥哥。为了养家,母亲到县城学了裁缝。几年后,她的好手艺在十里八乡传开了,接的活多了,忙不过来,先是父亲成了她的学徒,几个孩子长到八九岁后,也跟着母亲学起了手艺。
  1974年,蒯明亮上高中时,母亲听说江西三清山可以做木材生意,就跟村里人一起去了。几个月后,她风尘仆仆地回来了,背着4个箱子和一些木制品,她说这都是在那边做生意挣的。
  1979年,蒯明亮考上了南京工学院,母亲兴奋地拿出最后一个木箱:“其他3个箱子,都给你姐姐、哥哥结婚用了,这个送给你上大学。”蒯明亮眼睛湿湿的,这是母亲送给他最奢侈的礼物了。
  就在这年,母亲迁往陕西宝鸡虢镇,在那里开了个缝纫店。
  1983年蒯明亮毕业,1984年5月,蒯明亮结了婚。他想,自己成家立业了,该让母亲享享清福了。
  这年,蒯明亮去宝鸡看望母亲,见母亲头上长了白发,很心疼,想让母亲去南京,方便他照顾。母亲不愿意:“拿了一辈子剪子,放下了不习惯。”
  蒯明亮有些不高兴了:“我现在能挣钱了,家里也不缺你那点辛苦钱。”
 1/5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订阅更新:你可以用邮箱订阅我们每天更新的精彩内容。
Tips:发送频率为每天1次,可随时退订。

上篇文章:善待落魄的人

下篇文章:返回列表

推荐更多Tags与相关的文章,您还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