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班后,杨光怀着愉悦的心情来到人民路1号站等公共汽车,随手在站台旁买了一份报纸看起来。首先浏览国内外新闻和股市行情,接着是看体育版和娱乐版。在娱乐版,一则消息引起
更多
首页 > 小说 > 小小说
来源: 作者: 评论 快捷投稿
下班后,杨光怀着愉悦的心情来到人民路1号站等公共汽车,随手在站台旁买了一份报纸看起来。首先浏览国内外新闻和股市行情,接着是看体育版和娱乐版。在娱乐版,一则消息引起了他的注意,大体内容是说今天是张国荣逝世纪念日,香港娱乐界开展各种各样的活动来悼念他。他这才想起,今天是4月1日,愚人节,张国荣正是在愚人节飞向蓝天的。
读大学时,愚人节是个快乐的节日,他也像其他的同学一样,搞一些恶作剧来戏弄同学,比如捏住熟睡的室友鼻子啦,把小壁虎放在女生的口袋里啦等等。可现在呢,他觉得愚人节没有一点意思,愚人节戏弄人是小孩子的事。如今,生活压得人心力交瘁,哪还有心思戏弄别人。
车来了,上车后他在门口的一个空位上坐下,翻开报纸看起振荡不停的股市。车每到一站,下去一拨人,又上来一拨人。
这时,上来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站在杨光旁边,抓着扶栏摇来摇去。杨光急忙站起来让座。
“大伯,你坐。”他微笑着说。
老者看了他一眼,冷冷地说:“怎么?小伙子,你嫌我老了?”
“不是大伯,这不是看你……”杨光被老者突如其来的话给搞懵了,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脸一下子涨得通红。
“看我怎么了?看我头发白了,老了不中用了是不是?”老者忿忿地说,语气中带着十足的不服老不服输的味道。
“不是,大伯,不是……”杨光不知道该怎样辩解。
“不是不是,不是你让什么坐?”老者说着,把视线移到窗外,看他那表情,杨光的让座一定伤害了他的自尊。
“就是,现在这些年轻人呐看不起老人,就认为他们才对社会有用,我们一上个年纪就成了他们的累赘罗。”坐在后排的一位老太太应和道。
“就是!”
杨光无话可说,叹了口气,坐回到座位上,心中十分郁闷。自己有礼貌地让座,反过来成了众矢之的。他只好翻开报纸继续看,报纸上说,谁谁又跟谁谁传绯闻了,美国在阿富汗打死几号几号恐怖分子了,印度一女孩生了五胞胎了,等等,世界无奇不有啊,让座也被人骂。
他索性把头埋进报纸,把自己孤立起来,可是印度五胞胎的影子满脑子跑来跑去,无法让他平静下来。
到站了,老者哼了一声,下车了。透过车窗,杨光看到老者的背影踉踉跄跄地在晚风中像一片黄叶,慢慢飘远。
突然,耳边传来了责备声,“你这人怎么这样?你就不能让个座?”杨光抬起头,原来旁边站着个孕妇,孕妇用审判的眼光看着自己。接着,坐在后排的几个老太太也开始责备起来。有个老太婆说:“现在这些年轻人啊,冷漠,只顾自己。来,姑娘,坐我这里。”说完,她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让出座位。
订阅更新:你可以用邮箱订阅我们每天更新的精彩内容。
Tips:发送频率为每天1次,可随时退订。

上篇文章:浴中杂记(二题)

下篇文章:父子夜话

推荐更多Tags与相关的文章,您还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