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三姐 刘三姐在“金帝”做脚。“金帝”是个娱乐城,吃喝玩乐,男人的天堂。 做脚的男人,说是为了保健,其实是享受。浑身泡得软乎乎的,套上肥大裤衩,仰躺着,斜叼
更多
首页 > 小说 > 小小说
来源: 作者: 评论 快捷投稿
刘三姐

刘三姐在“金帝”做脚。“金帝”是个娱乐城,吃喝玩乐,男人的天堂。
做脚的男人,说是为了保健,其实是享受。浑身泡得软乎乎的,套上肥大裤衩,仰躺着,斜叼支烟,让一个女人在自己的身上温顺地摩来捏去,硬把自己摩捏出“成功”的感觉来。多好啊!
做脚的女人,大都是结过婚的少妇。男人下岗,孩子上学,自己也闲着。得养家,得糊口呀。有心出去打工,可家离不开她。怎么办?就在家门口找点事儿做,别的事儿做不了,就到浴城学做脚吧。
刘三姐就更难点儿了。她不是本县人。她是我们邻县阜宁人。二十三岁时,跟着一个男人私奔过来。后来,生了一个女儿,小名叫安稳。
以为会安稳下来。可在小安稳上初中那年,天被那个男人弄塌了。他,抛下她和安稳,跟一个女人跑了。三姐大哭了三天。想狠狠心撂下安稳,回阜宁去。但她没有。她擦干了眼泪。为了女儿,日子得往前过呀。在邻家妹妹的介绍下,就进了“金帝”。
那时候,她已经三十五六了,奔四了。在做脚的女人当中,已经往大龄上靠,不年轻了呀。
去的时候,并没想到这里怎么复杂,也没有戒备之心,觉得自己老了,没有哪个男人会对她感兴趣。可客人还是愿意找她。可能是她面相比实际年龄要小,也可能她是刚来的,图个新鲜。
客人舒适了,会问,你男人是干什么的?
她摇摇头,说,没男人。
客人的脸上滑过一丝笑意。胆子被“色水”胀大起来。那脚,像小兔子一样,往她的怀里一拱。
她一退。
一会儿,又一拱,她又一退。
第三次拱过来的时候,她恼了,用修脚刀在那臭脚面上敲了一下,那脚立即就老实了。
邻家小妹教她,再有客人问她男人的时候,不要说没男人,就说男人是杀猪的。
她就这么做了,客人果然就安静了。
很多做脚的少妇,来的时候,把自己弄得很正经,可时间一长,就都不怎么正经了。敢说,敢笑,粗俗,刺激,争先恐后。
这里本不是正经的地方嘛。没客人的时候,她们七零八落地躺在床上看电视。电视里正放着一个地主婆子在勾引长工。地主婆子火烧火燎的,说,那老不死的早就没用了,我守了十年活寡呀。
年轻的长工很紧张,叫,大奶奶,别这样。
地主婆子很疯狂,疯狂到只有这一门心事。她冲过去,抱着长工,推到床上。
 1/5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订阅更新:你可以用邮箱订阅我们每天更新的精彩内容。
Tips:发送频率为每天1次,可随时退订。

上篇文章:满票

下篇文章:戏弄

推荐更多Tags与相关的文章,您还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