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父辈“光环”的笼罩下,他们的人生之路跌宕起伏。这一切,到底是缘于父显子荣,还是殃及池鱼?三个特殊人物的浮沉荣辱、聚散离合,映射出了中国近现代史的变幻轨迹。 傅作
更多
首页 > 故事 > 传奇故事
来源: 作者: 评论 快捷投稿
在父辈“光环”的笼罩下,他们的人生之路跌宕起伏。这一切,到底是缘于父显子荣,还是殃及池鱼?三个特殊人物的浮沉荣辱、聚散离合,映射出了中国近现代史的变幻轨迹。

傅作义之女傅冬菊——北平和平解放的大功臣

人物档案
傅冬菊(1924—2007),出生于山西,系抗日名将傅作义之女。1942年考入昆明西南联大成为党的地下工作者,毕业后到天津《大公报》工作;北平解放后在天津《进步日报》工作;1951年3月调入《人民日报》;1995年离休后去了美国,两年后回到北京;2007年7月2日晚,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享年83岁。

1948年深秋,辽沈战役进入了决战阶段,驻守平津一线的国民党部队凭借其优良的美式装备,正在调兵遣将,妄图负隅顽抗。
大战在即,如何让北平这座古老的都城不受战争的侵害,完好无损地回到人民手中,是解放军指战员们考虑的一个重要问题。
当时,驻守北平的是国民党高级将领——华北“剿总”司令傅作义,其手下有六七十万大军。如果我军同国民党真刀真枪地干起来,古老的北平城难免遭受炮火硝烟的摧残。因此,最好的选择就是劝说傅作义自动放下武器,和平解放北平。可是,该由谁去充当这个和平使者呢?经过一番调查研究,我党终于找到了一个人——傅作义的长女傅冬菊,决定让她以照顾父亲为名,潜伏在傅作义身边。
傅冬菊的公开身份是天津《大公报》记者,实际上却是我党的地下工作者。几天后,傅冬菊来到了北平。因为她的党组织关系还没有从天津转过来,地下党的学委书记佘涤清以为她只是一位“民青”盟员,就决定发展她加入共产党。当时,傅冬菊也不敢多解释。结果,她在北平第二次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随着女儿傅冬菊的到来,傅作义的“剿总”司令部居仁堂里也多了几分热闹。转眼间,冬天来临了,北平的护城河里结满了厚厚的冰。随着辽沈战役的胜利结束,解放战争的形势急转直下,平津战役已一触即发。在这紧要关头,傅冬菊密切注视着父亲的一举一动,一有“风吹草动”,就及时向北平地下党组织汇报。
1948年11月3日,蒋介石电召傅作义前往南京开会。在傅作义去南京的前夜,傅冬菊想和父亲好好地谈一谈。可是,傅作义在司令部很晚都没回来,傅冬菊便一边帮父亲收拾屋子,一边等着他。看着面前的一件件物品,傅冬菊心里五味杂陈。
这天晚上,面对孤灯,傅冬菊想了很多。作为一名“两次”加入共产党的地下工作者,她不愿意看到即将步入暮年的父亲,在这场几乎没有胜算的内战中逆潮流而动,继续与人民为敌,最后成为反动政府的陪葬物;更不愿意看到北平这座文明古都,由于父亲的执迷不悟而变得千疮百孔,而他自己也由一位抗战名将最后沦为历史的罪人。她知道,党之所以选派她到北平来,一方面是为了拯救北平这座文明古城,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拯救她的父亲。
门外响起了汽车喇叭声,傅冬菊知道父亲回来了。她站起来,看到身披一件灰色粗布棉大衣的父亲挟着一股寒气走了进来。
傅作义一边脱下棉大衣,一边对傅冬菊说:“你怎么还没有睡呀?我明天要去南京开会。我不在北平,你要少出门,以免惹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傅冬菊倒了一杯热茶送到父亲手中,随意地问:“开几天会?什么时候回来?”
傅作义接过茶杯,看了女儿一眼,很不高兴地说:“这些事,你不该问,以后也不要问,知道吗?”
傅冬菊想,父亲此次去南京开会,若是蒋介石又给他升个什么官,说不定他就会跟着蒋继续去打内战。如果真是那样,那么自己这次来北平,就只是照顾父亲的起居生活了。此时,夜阑人静,屋子里只有她和父亲二人,她觉得应该是自己说话的时候了,便对傅作义说:“爸,不高兴了?我也只是随便问问。”
傅作义这才面带慈爱地说:“我也不过是随便一说,忘了这是在家里。哟,这茶真香啊!是你沏的?”
傅冬菊连忙接上话头:“这深更半夜的,还有谁给您沏茶呀?爸,今天我遇到了一位老同学,他说,‘战争形势发展得这样快,北平看来马上就要炮火连天了。你父亲是抗日英雄,曾和共产党八路军并肩作战过,因此有接受和谈的可能。共产党希望你父亲能再次合作,和平解决平津问题,避免文化古都北平和华北的大工业城市天津再遭战火摧残!’”
 1/11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订阅更新:你可以用邮箱订阅我们每天更新的精彩内容。
Tips:发送频率为每天1次,可随时退订。
推荐更多Tags与相关的文章,您还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