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说这年月人心不古,但这个说法得挑地方,比方在黑王寨,民风就古,古得让人疑心他们跟外面的世界完全不搭界。这话,不是空穴来风!看一看三爷你就知道了。 三爷在黑王寨,是个
更多
首页 > 小说 > 小小说
来源: 作者: 评论 快捷投稿
都说这年月人心不古,但这个说法得挑地方,比方在黑王寨,民风就古,古得让人疑心他们跟外面的世界完全不搭界。这话,不是空穴来风!看一看三爷你就知道了。
三爷在黑王寨,是个把日子过得山高水长般遥远的人,当然,远的是人心。三爷的远,不分亲疏!跟三爷最近的是棵桂花树!那树已经有了些年月,黑王寨古话中,喜欢把不知道来历的东西称有了些年月,三爷的家就在这棵有了些年月的桂花树下。
眼下,三爷一个人带着孙女小桂过日子。小桂的名字,是她娘取的,她娘读过几天书,晓得古书上说的,何物媚人,二月杏花八月桂!娘就动上了心思。娘是在二月尾生的,杏花正旺的季节,名字里就带了个杏。小桂生在八月,叫桂,再合适不过。定了古的东西,能有错么?
小桂娘的确是媚人的,这一媚吧,应了红颜薄命一说。在小桂一岁那年,小桂爹居然被一场微不足道的感冒要了命。那天,小桂娘回了趟娘家,说是借点钱买种子。结果回来时,看见小桂在地上爬得满身土,屋门开着,她那个身强力壮,动不动就在她身上播种的男人仰面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小桂的娘一下子黑了天!葬了男人,日子还得往下过,靠了公公小叔子时不时过来帮衬一把。公公就是三爷,这么一帮衬,瘫在床上的三婆不满意了。古话说了的,翁壮叔大,瓜田李下!你让她改嫁不就行了?三爷冲三婆骂了一声,贱!就没了话,继续帮衬小桂的娘。
日子有了起色,小桂娘的脸上又有了显山露水的滋润。小叔子在那份滋润中,喘气声一天比一天粗,终于在一天夜晚纳凉时把她摁在了桂花树下。只是摁了一把,天地良心,小叔子心里还是带了惧色的。惧是因为,原来一片寂静的桂枝忽然枝乱叶动起来。那一夜,是无风的!
小叔子仓惶着,白了脸,一路狂奔着。第二天早上,放牛的娃儿在北坡崖下看见了小叔子的尸体——失足摔死的!小桂娘对小叔子的死,哭得比三婆还要伤心,她的心被小叔子那一摁激起了波澜。
三婆连丧两子,行将就木的身躯再也抗不下去,歪在床上就咽了气。小桂娘早先还可以和婆婆斗斗嘴皮子,眼下,日子益发的清冷起来。
到底应了好女怕人缠一说,小桂娘和城里一个男人有了私情。那男人姓龙,在林业局当什么科长,搞封山育林时和小桂娘好上了。三爷不怕小桂娘有私情,只不过在帮衬媳妇时少了话语,三爷的话本来就金贵,言多必失呢!这也是定了古的话。
订阅更新:你可以用邮箱订阅我们每天更新的精彩内容。
Tips:发送频率为每天1次,可随时退订。

上篇文章:平生撒了一次谎

下篇文章:浴女

推荐更多Tags与相关的文章,您还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