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逢渔讯,总有数千条渔船来来往往在柴岛附近洋面,渔网宛如雪片一样撒下大海。在昼夜不息地捕捞争抢水产资源之中,渔船经常发生螺旋桨不慎被渔网缠住的事故,这时,急需水性极
更多
首页 > 小说 > 小小说
来源: 作者: 评论 快捷投稿
(每逢渔讯,总有数千条渔船来来往往在柴岛附近洋面,渔网宛如雪片一样撒下大海。在昼夜不息地捕捞争抢水产资源之中,渔船经常发生螺旋桨不慎被渔网缠住的事故,这时,急需水性极好的人员潜入海中,快速把缠住螺旋浆的渔网割掉,渔船才能恢复正常行驶,不然,失去动力的渔船只能随波逐流在茫茫大海中,随时随地有触礁的危险。也不知从啥时起,渔民就把这个风险职业称为割叶子。)

阿海实在太累了。从凌晨开始,他已经连续两次紧急出海割叶子。刚回来不一会,感觉有点儿困,就躺在床上,把手机放到床头边。
自从干了割叶子的行当,阿海刻意公开了自己的手机号码,而且在柴岛老宅一堵面海的墙上,歪歪扭扭地写着“割叶子找阿海,手机××××”。一行大红字,十分醒目。
下午四时许,救助的电话又一次响起。遇险的是邻县的一条渔船,捕鱼返回途中发生了故障。此地海况复杂,深水下多处有暗礁。此时,滚滚白浪疯狂地击打着失控的渔船,船体不时发出瘆人的声音。
阿海赶来,无奈的船员顿时喜出望外。阿海瞥眼一看,船上没有女人,洋面空荡荡的,他立马脱了个精光,系上一条腰绳,将一把备用的匕首插在腰间。阿海攥住一把锋利的割刀,一声吼,一跺脚,一跳跃,轻盈地飞到了海里。
阿海很快摸索到了网缠浆的准确部位。蟹笼网在螺旋浆里绕得很牢,阿海左手拉右手割着。一会,缠网就被割开了。正当阿海小心翼翼回绕缠网时,突然感到背后一股冷气袭来。扭头一看,只见一团黑黝黝的东西幽灵似的在身边游动。阿海大吃一惊,想撤离已经来不及了,身上已经被几条爪带吸住。阿海这才恍然大悟,来者是一条凶狠残忍的大章鱼。
一场你死我活的搏斗不可避免了。说时迟那时快,阿海手提割刀左右挥舞着,缠在身上的爪带一眨眼就被砍断了。可章鱼却没有丝毫退让,反而又扑了上来,剩余的爪带紧紧地将阿海裹住。可怜的阿海被慢慢拖下深海。豁然,阿海明白了父亲的死因。
阿海的爹原来也会割叶子,谁知十三年前,也就是五十三岁那年冬季在割叶子时遇难了。找不到爹的遗体,悲痛万分的阿海只能遵照当地的风俗习惯,用稻草人代替了爹的遗体,埋葬在离家不远的山坡上。一股仇恨涌上心头,阿海艰难地从腰间拔出匕首,憋气运气形成暴发力,闪电般对准章鱼嘴部猛刺。
渔民们将精疲力竭的阿海拉上船时,他的鼻孔已经呛出了血。惊魂未定的阿海上气不接下气地诉说了自己在海里同章鱼搏斗的惊险过程,大家听后,瞪圆了眼睛。
订阅更新:你可以用邮箱订阅我们每天更新的精彩内容。
Tips:发送频率为每天1次,可随时退订。

上篇文章:四姑的花儿

下篇文章:买车

推荐更多Tags与相关的文章,您还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