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子是从樱桃沟过来的。 樱子出嫁的时候,樱桃沟的樱花开得正艳。白的花、红的花、粉的花,把樱桃沟装扮得格外美丽。微风一吹,满世界都是花香。真美呀,迎亲的人就都说,
更多
首页 > 小说 > 小小说
来源: 作者: 评论 快捷投稿
樱子是从樱桃沟过来的。
樱子出嫁的时候,樱桃沟的樱花开得正艳。白的花、红的花、粉的花,把樱桃沟装扮得格外美丽。微风一吹,满世界都是花香。真美呀,迎亲的人就都说,真美呀。
如果不是这地方穷,谁也不愿意离开这里,迎亲的人就议论开了。
这话被樱子听见了,樱子的眼泪就来了。樱子的眼泪总是那么不争气,这话是娘说的。但今天,娘什么也没说,娘只是看了看她就背过脸去了。娘的心里也难受,娘也舍不得她走。
但娘又有什么办法呢?
爹又在咳嗽了。自从爹被查出得了肺癌,爹就一直咳嗽。当然,爹的病还没有被诊断出来之前也咳嗽,但那时候,爹还不像现在这样,咳嗽得这么厉害。
爹的精神现在是一天不如一天了。
爹是全家的顶梁柱,爹如果倒了,这个家就完了。
樱子带着诊断书去了市里的医院。樱子有点不相信县医院的大夫。一个头发花白的老教授接待了她。老教授把头埋在诊断书里,很久以后,他抬起头对樱子说,目前来看,这病还不是太严重,只要坚持长期服药,还是有希望的。老教授说得很认真,这让樱子没有理由不相信他的话。樱子差点就要给老教授跪下了,樱子觉得,老教授很有可能就是爹的救星。
老教授给樱子开了很多副中药,又交待樱子怎么怎么服用。樱子要离开的时候,老教授忽然又叫住了她。老教授说,还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动手术。老教授又说,但是那会需要很多钱。樱子问多少钱,老教授就给樱子说了一个数字。樱子的心就一沉。
樱子无论如何也弄不来那么多钱。
樱子把她的苦恼给樱叶说了。樱叶是樱子一块长大的姐妹。但樱叶现在嫁到了城里。嫁到了城里的樱叶现在要什么有什么。樱叶每次回来都要给樱子说,城里怎么怎么好,有钱人怎么怎么好。
但樱子从来不觉得城里有多好,城里再好还能好过樱桃沟,城里上哪去找这么多的樱花!
樱叶就有点不屑。樱叶说,像你这样的条件,到了城里,一定能找着一个比我老公更好的。那时,你想要什么就有什么,樱花再怎么漂亮,也只能看,不能吃。
何况,它早晚都会落的!
落了,它也是樱花。樱子说。
樱叶不好再说什么。过了一会,她说,说真的,回头我在城里给你介绍一个怎么样?樱子笑笑说,我才不要呢!
樱叶就觉得樱子一定是不好意思。
订阅更新:你可以用邮箱订阅我们每天更新的精彩内容。
Tips:发送频率为每天1次,可随时退订。

上篇文章:清水白菜

下篇文章:1963年的水

推荐更多Tags与相关的文章,您还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