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了车,还有一段长长的路才到民政局,男人在前面走,女人跟在后面。 时令已是立秋,天气依然炎热,阳光照在脸上仍生生地痛。远处的天边,正拢着几团积云,云层积得越来越厚,云彩
更多
首页 > 小说 > 小小说
来源: 作者: 评论 快捷投稿
下了车,还有一段长长的路才到民政局,男人在前面走,女人跟在后面。
时令已是立秋,天气依然炎热,阳光照在脸上仍生生地痛。远处的天边,正拢着几团积云,云层积得越来越厚,云彩的色泽越来越浓,仿佛有一丝风从耳际吹过,心中的凉意闪了一下,便又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都立秋了,这鬼天还这么热。”女人在心中诅咒着。前面的路边,有一处小小的苗圃,一堆堆,一簇簇的菊花正开得异常的浓烈,女人的心里漫过一丝感动,但随之就被涌过来的怨恨盖了过去,这怨恨就来自于走在前面的男人。前面的男人正昂首走着,一副慷慨赴死的架势。
女人的恨啊,就像天边的云,积得沉甸甸的,都有些喘不过气了。
没有人赞成女人和男人离婚,最不赞成的是三岁的女儿。女儿已送回妈那边去了,女儿不知道她的爸爸妈妈今天去办离婚手续。更不知道离婚协议书昨晚就签了:女儿归女人,房子归女人,男人几乎净身出户。女人没想到男人会把两人拥有的一切都给了女人,心中升起一丝愧意,但愧意只停留了一会,就落了下去,却是明显的讥讽和酸楚:说不定他在外有了另一个家,另一个女人。
女人的妈不知劝过女人多少次:两口子过日子,不要疑神疑鬼,不要管得太紧,不要总吵吵闹闹的。何况男人是公司的市场部经理,各种应酬是少不了的,。
凭心而论,男人还是顾家的,是在乎孩子的。可他在乎自己吗?女人心里是越来越没底了。要不,男人为什么就是不听自己劝告呢,有些应酬是必不可少的,可有些应酬是可去可不去的,比如同事家乔迁新房、孩子满月,送个礼不就得了,他却一定要去,且去了还喝得醉醺醺的;比如同学聚会,每月都搞一次,有这个必要吗?有些同学就不去,他倒好,每次都去,每次都牵头,最可气的是,听说在同学聚会上,他还跟当初的班花喝交杯酒。
女人是一家大公司的人事部经理,女人每天跟人打交道,自然要比男人更懂得人。女人说男人,那是为他好,为这个家好,可男人为啥就不理解呢,每次都顶嘴,都吵闹,男人的心里究竟还有没有自己呢。记不得是什么时候,吵完架,女人说,这样过不如离了的好,男人就无话了,就想着招数与自己和好。多少次了呢,自己也记不得了。可昨晚的吵闹,男人非但不让步,反而说,既然你这么痛苦,那不如真离了好。这是啥话呢,女人只当气话,签了离婚协议后,女人还以为男人只是赌气,可没想到男人是动了真格的。
订阅更新:你可以用邮箱订阅我们每天更新的精彩内容。
Tips:发送频率为每天1次,可随时退订。

上篇文章:尤则仕

下篇文章:是谁偷走了我的语言

推荐更多Tags与相关的文章,您还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