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工人大陈筹钱给儿子结婚买房,跑细了腿也没凑够,还差十万元呢! 夜里,大陈和老婆在床上辗转难眠,翻来覆去到凌晨三点钟时,老婆突然一骨碌爬起来, 赤着脚在地上跳,
更多
首页 > 小说 > 小小说
来源: 作者: 评论 快捷投稿
退休工人大陈筹钱给儿子结婚买房,跑细了腿也没凑够,还差十万元呢!
夜里,大陈和老婆在床上辗转难眠,翻来覆去到凌晨三点钟时,老婆突然一骨碌爬起来, 赤着脚在地上跳, 一惊一乍地叫道:“有了!我们有钱了!”
大陈也一骨碌爬起来,张口要问老婆钱在哪里。可是话还没出口,大陈的鼻子先发酸了:老婆肯定是想钱想狠了,把脑子想出毛病了,神经了!
老婆光脚丫子跳了一阵,又疯疯颠颠地钻到床下,转眼拖出个大纸箱和一个旧算盘。她捧着旧算盘,看着纸箱子仍然在叫:“我们有钱了!”
大陈心里难过,突然想起了《范进中举》里的故事:范进中了举人,当即乐疯了、神经了!他杀猪的老丈人爹为了治他的病,就狠狠给了他一个嘴巴,一嘴巴就把他扇过来了。因此,大陈想学习范进的老丈人爹,就挥起了胳膊,准备一嘴巴把老婆扇过来!
谁知老婆出手在前,猛然把一个红纸夹推到大陈鼻子尖上,说:“看!这就是一百块钱!”
大陈收回胳膊,接过红纸夹子细看。
一看,大陈更坚定地抡起了胳膊——那红纸夹子是一年前别人送给他们的请帖。明明是张请帖,老婆竟然说它是一百块钱,神经得连请帖和钱都分不清了!大陈在心里说:“打!非一嘴巴把她扇过来不可!”但是,大陈的巴掌还没挥下去,老婆已经把一纸箱的请帖全倒在地上,伏身跪下去,撅着屁股一五一十地数请帖了。
由于老婆的脑门几乎挨着了地面,大陈那一嘴巴实在没地方扇。他只好收回了胳膊,盘算着等老婆数完请帖,抬起脸后再扇,反正今晚非一嘴巴把她扇过来不可。
说起那一纸箱请帖话就长了。大陈建家近三十年来,每个月都要收到甚至平均每星期都要收到几张请帖。这些请帖,都是熟人、关系密切的人送上门的。老婆喜欢收藏东西,收到的请帖都存在纸箱里, 而且还在请帖背面记上所送的礼金数。
大陈老婆边数请帖边打算盘,合计他家出过的礼金数。她拨拉算盘珠的速度极快,而且每次运算都准确无误。大陈看着看着又对自己最初的判断产生了怀疑:说老婆脑子出毛病、神经了,可老婆打算盘为什么这样快、这样准呢?
请帖数完算过,老婆忽地一下从地上跳起来,脸上涌出了惊喜的神色,不容大陈挥起胳膊,就一把将他的脑袋扳过去搂着,极其神秘地对着他耳朵悄声说:“一千四百张、十一万块钱哪!”
订阅更新:你可以用邮箱订阅我们每天更新的精彩内容。
Tips:发送频率为每天1次,可随时退订。

上篇文章:缓缓降临的爱

下篇文章:成名的狗

推荐更多Tags与相关的文章,您还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