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常情况下,贫难与富为邻,富不与贫为伍。邻居就像是面镜子,能映射出一个人的生活状况,当然还有其他。   自大学毕业走出农村走进城
更多
首页 > 优美散文
来源:特别文摘 作者:特别文摘 评论 快捷投稿
  通常情况下,贫难与富为邻,富不与贫为伍。邻居就像是面镜子,能映射出一个人的生活状况,当然还有其他。
  自大学毕业走出农村走进城市参加工作后,我曾搬过很多次家,但直到现在,我也没有与达官贵人做邻居的经历。
  当年准备结婚时,我和妻子都没有房子,爱情没有容身之处。还是妻子的大哥不忍看我们流落街头,帮我们租到了他家后邻的一处民房。没有电,就从他家拉了根电线,好在也没有任何电器,有个灯泡照明就行;没有水,就从附近厂区的公用水管里去提。
  小日子虽然过得挺苦,但苦中有乐。那时的邻居就是大哥一家,他们自然也不富裕,可毕竟天下穷人心连心,何况还是真正的“实在亲戚”。晚饭后没事了,我们两口子就去他们家蹭电视看,看春晚看《水浒》什么的。记忆最深的一件事,有一个月,我们由于手头拮据连锅都揭不开了,还是大嫂在前院听到了我们的窘迫之状后,给我们送来了一盆白面和20元钱,才帮我们渡过难关。
  女儿将要降生之际,房东说在他们房子里生孩子不吉利,于是我们又无处安身了。无奈之下我们就搬到了岳父岳母那里。岳父干了一辈子革命工作,也只在县城分到了两间小屋作为临时住所。两间小屋都是年久失修的老房子,朝阳的一间抒情散文很小,岳父岳母在里面住;朝阴的一间更小,是厨房兼妻子过去的闺房。我们就住在了厨房里,直到女儿出世。与岳父岳母为邻的也是一个老干部,当然他家住得也挺紧巴的。那时还都是烧的蜂窝煤,蜂窝煤都放在房子的“出厦”下面,怕人偷拿煤球,就在每个煤球上用粉笔编号。
  女儿一岁多时,我们又在岳父的帮助下,在县城东关租了房子。这家的房子没有吊顶,晚上睡觉时经常从屋顶上掉泥块什么的,不是落到脸上就是落进眼里。为解决这个问题,我和妻子别出心裁买了白布,在床的上方扯起了个布棚。——我那时经常把女儿高高抛起,女儿碰到布棚落下来,我再接住,女儿高兴得咯咯大笑。
  我们对门的邻居也是租的房子,也是一家三口,也是一个女儿,比我们女儿稍大一点。两个小孩经常在一起玩,两家大人也就接触得多。小伙子在亲戚开的玻璃装饰店里帮忙,他媳妇在家做饭带孩子,没事了媳妇就来我家和妻子说话。小伙子的亲戚们都有钱,就他家最穷,亲戚们没少周济他们。小伙子脾气暴躁,动不动就和人比拳头动刀子。我和小伙子年龄差不多,也曾在一起喝过几次酒,倒也没觉得他蛮不讲理,相反倒觉得他很讲义气。后来,我们要搬走了,他媳妇对我妻子说,小伙子说我们两口子是他们见过的最好的人,以前他们不管和谁做邻居,总是要打一架作为收场,我们是唯一没和他们打过架的邻居。
订阅更新:你可以用邮箱订阅我们每天更新的精彩内容。
Tips:发送频率为每天1次,可随时退订。

上篇文章:姐姐的爱

下篇文章:那一声爹

推荐更多Tags与相关的文章,您还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