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鸟才会飞,鸡虽长了两只翅膀,但鸡是飞不起来的,顶多是胡乱扑腾几下而已。这是常识。鸡是怎么飞起来的呢?还得从一位生病的朋友说起
更多
首页 > 优美散文
来源:特别文摘 作者:特别文摘 评论 快捷投稿
  只有鸟才会飞,鸡虽长了两只翅膀,但鸡是飞不起来的,顶多是胡乱扑腾几下而已。这是常识。鸡是怎么飞起来的呢?还得从一位生病的朋友说起。这位朋友是画家,作画的辛苦外人是不知的,以为轻勾几笔即可成画。其实不然。一幅大画不仅要有好的构思,有高超的技巧,在很大程度上还需要相当的体力。许多画家晚年画作少,原因和年纪大的作家一样,艺术上虽然更成熟了,但体力却跟不上,只得让自己慢慢歇下来。
  几年前,年近六旬的画家朋友为完成一幅画作,连续苦干了一个多月,又由于他特殊的画法,每日必须伏案工作十几个小时,画作完成后,他感觉到空前的疲累。恰逢他的一位朋友单位体检,说条件不错,住在一个山庄,邀他一起体检,也顺便玩上两天。此前画家并未感觉不适,谁知一通检查之后,医生说他的心脏似乎有点问题,让他再去医院仔细查查。心脏是人体的重要器官,画家当然不敢大意,赶紧去了一家有名的大医院,检查的结果问题还不是一般的严重。画家是当天下午拍的彩超,检查后医生就不让他动了,让他躺着,等着做手术。大医院里床位紧张,他之前已排了上百号人,由于他的病情“危重”,病区一路绿灯,也赶巧了,有病人临时出院,硬把他挤了进去。
  让画家更心惊的是,医生还说:手术方案复杂,有一定风险。
  这位画家的家人都有些慌乱,特别请了一位退休多年的老大夫一起来病房看望。老大夫出自中医世家,年轻时学过西医,后来又搞过中西医结合,最终主要以中医看病。他看了检查结果,说:两条路,一条就是这么手术,病况不一定良好;还有一条,就是“陷之死地而后生”。问老大夫什么意思。他却先讲了“鸡会不会飞”的故事。
  老大夫出生于南方山村,小时村里有一壮汉,喜欢舞枪弄棒,常招来一帮男儿比试。一日会武后不知怎的抬起杠来,这壮汉非说他见过会飞的鸡,于是众人哂笑他吹牛。壮汉恼了,说愿意一赌。隔日便去镇上买回几只半大小鸡,每日装入背篓上山,找一断崖将鸡取出朝下一扔,鸡们吓得张开翅膀乱飞乱叫,却也能降到低处平安无事。壮汉天天如此,放飞的地方越来越高,训练的时间也越来越长,而鸡们也仿佛得了乐趣,每日单等这番训练。一段时间后,壮汉的鸡群成了村里一景,许多人专门跑来看鸡怎样飞着上树上房。
订阅更新:你可以用邮箱订阅我们每天更新的精彩内容。
Tips:发送频率为每天1次,可随时退订。
推荐更多Tags与相关的文章,您还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