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没走进冬天,这里就大雪盈门,飞雪淹没了公路上的车轮和整个冬季。   太阳依旧高照。即使在这寒风呼啸的日子里,太阳也张开翅膀光芒
更多
首页 > 优美散文
来源:特别文摘 作者:特别文摘 评论 快捷投稿
  还没走进冬天,这里就大雪盈门,飞雪淹没了公路上的车轮和整个冬季。
  太阳依旧高照。即使在这寒风呼啸的日子里,太阳也张开翅膀光芒雄起,盛气凌人地将压不垮的誓言写上昆仑之巅。几只大鹰远去了,高原的天空还在飞翔。无数的过山人仰头享受着这苍凉凄美的冬景。
  曾经上百次跨越世界屋脊的我,竟然没有目睹过太阳是怎么从白雪皑皑的昆仑山上爬出来的。而每个清晨肯定是昆仑山最纯净的一个钟点。这个遗憾使我那辉煌的高原经历黯然失色。
  登上昆仑山赏心悦目地看一回日出,成了我久蓄心头的愿望。后来擦肩而过地失去两次看日出的机会,更强化了我这种愿望。一次大雪飞飘,太阳忸忸怩怩地不肯露面。另一次我从格尔木乘车已经奔上了去昆仑山的路,不料途中汽车意外抛锚,延误了时间。
  那个夏日,我铆足劲要把昆仑日出的壮丽景象揽进我的怀里。
  我早早地就住在了格尔木城里,一边采访,一边等待好天气,随时准备上山。那些日子格尔木碧空如洗,炎阳喷火,可是百公里外的昆仑山却被风雪缠搅得天昏地暗。我耐心地等待着云破日出。一天傍晚,当我从气象站得知昆仑山第二天是个难得的晴朗天气时,兴奋得立即放下手头的事情,出门就拦了辆便车,赶往山中。当时格尔木郊野的戈壁滩上狼烟四起,尸体味弥漫天地。司机告诉我,昨日又一批偷猎者在可可西里落网,此时公安人员在焚毁他们猎取的藏羚羊。我望着天空那飞奔着的马蹄样的罪恶黑血狼烟,满腹的痛感无法吐出。
  那一天,我在昆仑山中的兵站上度过了一个漫长而焦急的夜晚,都是为了早一刻看到日出。这阵子,我已经站在了战友们为我选定的看日出的最佳山头上——这一天我肯定是昆仑山中醒得最早的人。仍然是等待。月色清淡,山野空寂,天地间灰蒙蒙的没有一丝曙缝,一份古典的温馨气氛。我感到整个昆仑山峰都匍匐在我的脚下,缄口不言地与我一起等待着让人心扉激动的时辰到来。
  一步之遥的企盼往往更使人心焦。
  我听到了自己难以按捺的心跳。按说,从未见过日出昆仑情景的我,这会儿应以丰富的想象去描绘它。但是,我的思绪丝毫不敢走神,什么都不去想,浑身的每一根神经都拴在了即将升起的那轮红日上,两只眼睛像摁钉一样死死地盯着天上的某个地方。我知道只是在一眨眼的瞬间,那儿就会启开一道薄薄的红唇,太阳出场了,新的一天开始了!是的,我实在太渴望看到新的一天是怎样在昆仑山开始的。我甚至产生了这样不切实际的想法:将手伸进昆仑山深层,托出那轮也许还没睡醒的太阳。
订阅更新:你可以用邮箱订阅我们每天更新的精彩内容。
Tips:发送频率为每天1次,可随时退订。
推荐更多Tags与相关的文章,您还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