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正用一挺机关枪指着我们。那是1945年初春的一天,我的爷爷奶奶带着我刚从一个防空洞里钻出来,我们刚刚在那里度
更多
首页 > 优美散文
来源:《情感读本·道德篇》 作者:《情感读本·道德篇》 评论 快捷投稿
  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正用一挺机关枪指着我们。那是1945年初春的一天,我的爷爷奶奶带着我刚从一个防空洞里钻出来,我们刚刚在那里度过了一个恐怖之夜。
  那一年我9岁,和抚养我长大的爷爷奶奶一起住在匈牙利。自从第二次世界大战打响以来,我们的生活便陷入了一场浩劫。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们总是坐着马车一路颠簸,四处寻找一个安身之地。我家祖祖辈辈都居住在巴科斯卡地区的一个小村子里,战争开始逼近这一地区时我们被迫逃离了家园。白天我们加紧赶路,时刻准备着在战机逼近时跳出马车,躲到沟里隐蔽起来。夜间我们就和其他的难民在道边露宿。我通常都躺在马车后座上,紧紧地裹在被子里,搂着我那只黄色的斑纹猫帕帕莉卡。在我的整个童年里,耳闻目睹的除了战争几乎还是战争,我们似乎总也找不到一个安全的地方。
  1944年的圣诞,我们一家人在一个城市里落了脚,结果差一点被炸死。后来爷伤感抒情散文欣赏爷决定搬到乡下去,那里应该比较安全。于是我们来到了匈牙利北部的一个村庄,住在一个小房子里,房子旁边有一片古老的墓地。我们的邻居住得都比较远,所以爷爷找他们帮忙,在房子不远处挖了一个地下防空洞,以备不时之需。
  1945年初春那一天破晓之前,我们在那个防空洞里躲了整整一夜。只听到外面四处是战机的呼啸声、坦克的轰鸣声和炸弹的爆炸声,大家一夜都没敢合眼。天亮的时候,四周终于变得死一样寂静。爷爷觉得外面安全了,于是决定带一家人回到房子里。我们在晨光中蹑手蹑脚地爬了出来,朝房子的方向走去。穿过那片墓地时,我听到大家脚下的灌木丛在沙沙作响,四周高大干枯的草丛中散立着一个个孤零零的墓碑。我浑身发抖,双臂紧紧地搂着爷爷。
  突然,我们前面的灌木丛“哗”的一响,两个男人跳了出来,他们手里的机关枪正对着我们。
  “Stoi!”其中一人大吼了一声。在我们家乡,人们除了讲匈牙利语也讲塞尔维亚语,所以我们知道他要我们“站住”。
  “是俄国人!”爷爷小声说道,“站好,千万别动,别出声。”
  但是我已经跑了出去。在那个士兵大叫一声时,我的猫从我怀里跳了出去,我想把它追回来。我冲到那两个士兵的中间,把它拎了起来。那个高个子、长着褐色头发的年轻士兵向我走了过来。我缩着身子,把帕帕莉卡紧紧搂在胸前。他伸出手拍了拍我怀里的猫咪。
订阅更新:你可以用邮箱订阅我们每天更新的精彩内容。
Tips:发送频率为每天1次,可随时退订。

上篇文章:我们的暖,我们的疼

下篇文章:返回列表

推荐更多Tags与相关的文章,您还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