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廷刚一败落,闵阳城的军阀就像野草一样,割了一茬又长一茬。 话说闵阳真是个好地方,临海临江四通八达,南物北货车来车来,但凡有点胆识的人都不愁没钱花,可要说本地最有
来源:故事会 作者:故事会 评论 快捷投稿

清廷刚一败落,闵阳城的军阀就像野草一样,割了一茬又长一茬。

话说闵阳真是个好地方,临海临江四通八达,南物北货车来车来,但凡有点胆识的人都不愁没钱花,可要说本地最有钱的,当属白玉山下的王老爷家。

王老爷年轻时跟着官家跑海船,年老了就在白玉山下盖起一所大宅子,富贵的不得了。谁料就是这宅子替他惹了灾祸。

第一波入住闵阳的张司令拉来一车大兵,将王家上上下下轰出了家门。两个金枝似的姨太太不肯走,结果被大兵倒拎着脚扔进了池塘里。王老爷山崩地裂地哭了一场,末了也只能眼睁睁看着王府的匾额被换成了闵阳司令部。

怪事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

但凡住进王府的长官,不出七日就会飞来横祸,轻则吃了败仗亡命奔逃,重则遇上埋伏横尸当场。等到北洋军新晋的杜旅长开进城后,竟然好些时日不敢光顾白玉山。

可这杜旅长是个猫脾气,越吃不着越惦记,想他土匪被招安成正规军图的是什么,不就是好车好房好姑娘吗?于是过了几天安稳日子后,杜昌明还是住进了王府之中。

杜旅长特意放了一挂万响大红鞭,从前院响到了后院。兵痞子们四下或站或蹲,忽然有人指着后院墙边的水塘子叫了一声。但见漫天烟火里,那水塘子不一会就落下去一扎多深。

挨着杜昌明站着的是一个老兵油子,他咂舌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是个哭泉啊!”

杜昌明嘴角一抽:“什么玩意儿?”

“我老家有个讲究,说是在女人冤死过的井边不能大声说话,一说话井水就会泛红下降,这是吵了她清净,赶上心眼小的就要来报复你,老辈们管这个叫夜哭泉。”

“瞎说什么!给我滚出去!”杜昌明撵跑了乌鸦嘴,但还是有些在意,于是吩咐警卫员,在院子里架起透亮的灯。

是夜,他搂着摩登扮相的三姨太倒在床上,不知怎么忽然醒了过来。秋风呼啦啦地拽着树权,鬼嚎似的叫个不停。杜昌明定睛向窗外一看,只见一道红影飞也似的掠过窗前。他起初还当自己眼花,可那红影又返回来在窗前打了个旋,真真切切地刻在他的眼睛里。

杜昌明吓得想要尖叫,转念间却又息了声,据说红衣多厉鬼,他害怕这一嗓子叫开了那东西盯上他。那红影就跟吊在窗前一样,三五分钟便晃悠一下,杜昌明哆哆嗦嗦地瞅着它,一直瞅到天亮。

订阅更新:你可以用邮箱订阅我们每天更新的精彩内容。
Tips:发送频率为每天1次,可随时退订。

上篇文章:风水鱼

下篇文章:2014年10月最新段子

推荐更多Tags与相关的文章,您还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