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引子 我在云端。 三万英尺的云上,响晴的大气层之巅,流云静止如山,飞机似在云山雾海中穿行。 从班加罗尔到香港,白天连着黑夜,漫长的七小时。中途又在香港候机,不能
来源:故事会 作者:故事会 评论 快捷投稿

1.引子

我在云端。

三万英尺的云上,响晴的大气层之巅,流云静止如山,飞机似在云山雾海中穿行。

从班加罗尔到香港,白天连着黑夜,漫长的七小时。中途又在香港候机,不能合眼的两小时。现在,在云上又颠簸两小时,我终于看见了武汉的天空,看见了武汉的青山绿水,我甚至都感觉到自己又呼吸到了熟悉的武汉的空气。可是,有谁能分得清这到底是武汉的空气,还是印度的?

就像有谁知道,两天前,我还漫步在班加罗尔的大街小巷,还一任道路上的灰尘布满我的金缕鞋?是的,这一切都那么突然。走得突然,让人猝不及防,回来得也突然,让人蓦然惊喜。这是丁霁心的话,此刻,她正坐在天河机场的候机室里,焦急等待着,好在第一时间给我一个大大的熊抱。和她同来的还有大刘和妈妈。我多么感谢这些人,感谢他们一直深爱着我。他们的牵挂致使我飞了那么久,还是要回来。尽管我突然回来和出走的原因,都与他们无关。

两天前,我还在班加罗尔的一家音乐吧里小坐。那里被称为印度的“硅谷”,有许多小酒吧,我常常在那里遇到很多黄皮肤的亚洲人,有些甚至是国内来的工程师。我就在附近的一个培训机构里上班,一边教英语口语,一边学习瑜伽。

这天,我在酒吧里遇到了两个以前的学生,他们早已生活得如鱼得水了,只是他们的合约到期了,正打算回国,想请我去他们住的地方小聚。

我想也没想,就放下正在看着的一部小说,跟着他们前行。

聚会从下午就开始了。陆陆续续有人来,我见到不少国内来的同胞,甚至还有省内的老乡。大家在他乡重逢,片刻就熟悉了,高兴地争着吵着,说起出国之前的许多往事,发现竟然有许多有趣的关联:有的暗恋过同一个校花;有的在不同的时间与同一位老师发生过相同的争执;互不相识的竟然是校友,甚至还住过同一间宿舍、睡过同一张床;竟然还有一位和我表姐小时候住同一条巷子,双方的父母点头致意了十一多年……骤然相聚的喜悦和依依惜别的感伤交织在一起,让聚会既欢闹又低回。我呆坐在那里,不想说话,可心里却交揉着各种感受,那些刻意被我尘封的往事因为回忆而潜滋暗长,记忆深处的花香和甘甜不容我压抑地涌了出来,爱别离、怨长久、求不得、放不下,一时让我百感交集。

订阅更新:你可以用邮箱订阅我们每天更新的精彩内容。
Tips:发送频率为每天1次,可随时退订。

上篇文章:2014年10月最新段子

下篇文章:小胸脯女人

推荐更多Tags与相关的文章,您还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