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吃晚饭的时候,母亲一边给彬彬夹菜,一边对我说:“对面501室搬来新房客了,我听楼管说是一对母子。” 这几天,我被繁重的采访任务搞得焦头烂额,也懒得多聊,
来源:故事会 作者:故事会 评论 快捷投稿

01

吃晚饭的时候,母亲一边给彬彬夹菜,一边对我说:“对面501室搬来新房客了,我听楼管说是一对母子。”

这几天,我被繁重的采访任务搞得焦头烂额,也懒得多聊,敷衍两句,便回房间准备采访计划了。

虽说501室搬来了一对母子,我却一直没有见过,一天两天,时间久了,我也愈发好奇了,楼管说他也只见过他们一次,母亲很胖,一脸横肉,儿子干干瘦瘦的,却戴着厚厚的帽子,看不见容貌。

那天晚上,我加班到很晚,回到家时已经过夜。我正欲开门进去,却忽然听到了一阵细微的敲门声。

时至午夜,楼道里很静,我倏地扭头,这才发现那声音是从501室里传来的。

我一时好奇,也选择了相似的力度,敲击以示回应。

过了一分钟,竟有一个纸条探了出来,我一惊,轻轻按住了那纸条,然后将那纸条抽了出来,上面写着三个字:你是谁?

没想到我与新邻居的第一次交流竟用这种方式,对于这张纸条,我也充满好奇,便掏出笔,在纸条背面写下一行字:我是你邻居,我叫杨柳。

我将纸条传了回去,过了一会儿,一张新纸条便探了出来,我捡来一看:我需要帮助。

我又给了他回复:你怎么了?

纸条迅速传出:我是正品。

没错,他的回复只有“我是正品”四个字,若换做旁人,看到这个回答肯定迷惑,我却不由地一颤:我是一个报社记者,三年前,我做过一组关于人贩子的专题报道,在人贩子这个群体中,称贩卖的男孩“正品”,贩卖的女孩为“副品”。

我立刻写了纸条回去:你是被贩卖的男孩?

漫长的等待,也没有纸条再传出来,我一直等到天亮,才悻悻起身回去了。这时候母亲已经起床为彬彬做早餐了,吃了早餐就送他去幼儿园。自从我和丈夫离婚后,多亏母亲帮我照顾孩子,否则我真的应付不来。

躺在床上,我却没有丝毫睡意,楼管说501的房客是一对母子,那么那个女人或者是人贩子,或者是购买了被贩卖孩子的人,而传出字条的应该是那孩子,他极有可能被贩卖了!

想到这里,我兴奋起来,这是一个绝佳的题材,三年前,我曾经报道过类似的事件,当时引起了不小反响,无奈这几年一直没有独家新闻,我在报社的地位也岌岌可危,而这绝对是猛料!

订阅更新:你可以用邮箱订阅我们每天更新的精彩内容。
Tips:发送频率为每天1次,可随时退订。

上篇文章:今晚出发

下篇文章:返回列表

推荐更多Tags与相关的文章,您还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